【聽見生命之音】快樂姊劉瑩惟 讓愛與回憶在生命中發光

作者: 
文.唐祖湘 圖.劉瑩惟

台灣年紀最大的網紅「快樂嬤」於2019年8月在彰化老家溘然長逝,消息傳出後震驚眾多「嬤粉」,而經常一同出遊、拍攝影片的孫女「快樂姊」劉瑩惟雖悲慟不已,仍努力向阿嬤生前豁達、淡定的態度學習,繼續前進著。 

「親愛的阿嬤,妳在天上過得好嗎?妳有想我嗎?我每天都好想妳、好想妳,我到今天還是無法相信,以後
的每一天,我已經是一個沒有阿嬤的人了……。」

2019年炎熱的夏天,全台灣年紀最大的網紅「快樂嬤」離世後,她的孫女「快樂姊」劉瑩惟一字一句寫下對阿嬤的懷念與不捨,每每憶起阿嬤從入院到逝世的時光,更是忍不住淚水潰堤,至今仍難以承受巨大的空虛感。

提早準備後事 看淡生死

「原本只是小病痛,阿嬤一直都認為她會好起來,我也答應出院後要繼續帶她到處遊玩、拍片、上台北看歌仔戲。」怎料此次住院會意外診斷出更嚴重的病狀,隨著病況急轉直下,在緊急手術後,阿嬤住進加護病房並戴上呼吸器,此時的她已經無法說話,即便劉瑩惟在病床前手舞足蹈逗她開心,為她打氣,阿嬤也表現出堅強的求生意志,並報以微笑,但僅僅過了兩天,阿嬤還是離開了。

「雖然以前有跟阿嬤談論過身後事,但是當她真的離開後,我還是很難接受。」劉瑩惟眼角噙著淚光緩緩說道,阿公與阿嬤看待生死的態度總是豁達,多年前甚至已經拍好靈堂遺照;劉瑩惟回憶阿公在世時看見親戚喪禮辦得風光熱鬧,還會去跟葬儀社要名片,說是以後會用到,為身後事做足準備。「他們看待死亡就是如此沒有忌諱,還討論過覺得阿嬤先走比較好。因為家中都是阿公在打理,阿嬤一向以夫為天,若是留下她一人,肯定會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沒想到最後會是阿公罹癌先走一步。

而快樂嬤自從喪夫,始終深陷在憂傷中,一直想跟老伴一起走,看見阿公生病期間身體虛弱,經歷痛苦萬分的化療後,連講話都變得困難,對阿嬤而言是一次震撼的生命教育。她告訴劉瑩惟,不想像阿公那樣痛苦的離開,「她想跟自己的媽媽、也就是我的阿祖一樣,坐在客廳搖椅睡著睡著就離開,說這樣走是最有福氣的。」

後來快樂姊帶著阿嬤一起拍影音,教網友做古早味料理,才讓阿嬤心情逐漸開朗起來,「做菜是阿嬤的興趣也是專長,看到自己的影片能讓廣大粉絲開心,她也很開心,」甚至在某天清晨四、五點,就迫不及待叫醒還在呼呼大睡的孫女,原來是阿嬤看到天空晴朗,已經備好食材打算拍影片了。

畢竟上了年紀,阿嬤的身體難免會有大大小小病痛,這也牽動著阿嬤的心情起伏。狀況良好時,可以跟孫女一起歡喜拍片;然而一旦身體不適時,甚至連掃地煮菜都不能做,此時阿嬤往往格外思念丈夫,總想追隨他的腳步,「當時阿嬤心心念念的不是生,就是死,她一直很想跳過中間這段病痛的過程,不要有太多煎熬。」

見證安寧療護 以自在方式離去

談起安寧緩和療護,快樂姊坦言,其實家人所知不多,最接近的一次經驗是許多年前,正值四十黃金歲月的舅舅罹癌,在歷經多次療程後病情仍不受控制,原先身強力壯的舅舅變得虛弱、不堪負荷。一家人都很清楚,這樣下去毫無生活品質可言,更不願再看到舅舅終日臥病在床,因此決定讓舅舅住進安寧病房,自然地走向生命終點。「我還記得外婆鬆了一口氣,說舅舅終於不用受罪了。」

思緒回到現在,若是阿嬤能提早接觸到安寧療護,她會做怎樣的決定?劉瑩惟低頭想了想說:「依我對阿嬤的了解,如果在世時就知道有『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DNR)的存在,她十之八九會同意簽署。」

因為阿嬤就是這樣一位願意接受新事物的人,從祖孫倆一同拍片時就可以知道。當阿嬤看見電鍋除了用來煮飯,還可以變出許多料理就覺得十分神奇,興奮得像個小孩一樣,許多現代新穎觀念與名詞,八十多歲的阿嬤也能敞開心胸了解,思想開明不守舊,相信也會以平常心看待自己的臨終醫療,選擇最自在的方式離去。

可惜快樂嬤生前未能知曉自己擁有末期醫療計劃的決定權,也因為傳統華人家庭無法避免的輩份限制,快樂姊更無權置喙阿嬤的生死大事。劉瑩惟表示,病情緊急時,家人同意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希望讓阿嬤走得平靜,但眼看阿嬤血壓一直往下掉,家人捨不得放手,又決定使用升壓劑,想保留最後一線希望。沒幾天阿嬤就走了,還好在最後一刻,阿嬤並沒有承受太多痛苦與傷害。

放下負面情緒 讓愛永藏心深處

「人生有好多事難以預料,活著究竟為了什麼?」阿嬤意外離世,劉瑩惟始終沉浸在悲傷中,她形容自己的心境就像漸層般「從墨黑變成深黑」;阿嬤的離去,讓年僅30歲的她開始審視自己的生命觀,思索自己人生最後一哩路該怎麼走?

過去她和阿嬤一樣,覺得要將決定權交給身邊的家人,如今的劉瑩惟逐漸體認到當死亡臨頭,在一片慌亂與不知所措中,難以妥善地吸收充分的資訊時,由家人匆促為自己做出決策,並承受作對或作錯的焦慮,未嘗是最好的選擇。

「自己的醫療,自己決定」,能夠在健康時就提前與家人討論好,並在家人陪伴下,依自己意願安詳走完全程,減少因離別所產生的負向情緒,才是更積極的態度。

「好幾次,我夢見阿嬤正開心地和朋友們聊天,但她都知道我在忙什麼,叮嚀我要小心後,又轉過頭跟朋友說說笑笑,看樣子現在跟她聊天還要找時間呢!」不過轉念一想,「這也代表阿嬤在天上過得很好吧。」劉瑩惟十分感恩,阿嬤在跨過人生終點線之後,還願意回來告訴她現在的生活,對她而言就像是在彌補生前未能正式說再見的遺憾,鼓舞著她努力振作起來,將祖孫二人的愛與回憶永遠藏在內心深處,在接下來的漫漫人生路途中,持續綻放永恆光芒。


快樂嬤的思想開明,劉瑩惟相信她會希望以平常心看待自己的臨終醫療,選擇最自在的方式離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