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安寧】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心圓病房 在面對離別時 讓生命靜心圓滿

作者: 
梁雯晶 圖: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心圓病房

高醫於 2004年設立「心圓病房」,是南部地區率先推動安寧療護的大型醫院之一。

在生命最後的路途上,病人除了要對抗病痛折磨之外,心理上的惶恐茫然更是備受煎熬,而陪伴在側的家人朋友,除了照顧病人之外,也需要哀傷撫慰的協助。安寧療護,不僅協助往者有尊嚴的離去,也讓生者靜心圓滿,帶著愛繼續接下來的人生。

  走進高醫家庭醫學科附設的心圓病房,柔和暖黃的燈光色調,以及可愛毛絨的布偶、燦妍的花朵將空間妝點的溫馨舒適,讓人感受到如同家一般的溫暖氣息。病房護理站也刻意降低了桌面高度,讓家屬與病人可以直接看到護理人員,並隨時坐下向團隊人員詢問或溝通。

  「我們希望病人與家屬來到這裡,能夠因為舒適的空間環境,先放下不安與戒備,再由我們團隊共同了解病人的需求,進而著手解決。」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心圓病房護理長陳虹錚溫柔地表示。

  高醫從1997年開始推動安寧居家療護,於2004年正式設立安寧療護病房,並取「靜心圓滿」之意,命名為「心圓病
房」,是南部地區率先推動安寧療護的大型醫院之一。總共設置20張病床,團隊成員包括3位主治醫師、20位病房護理、4位共照護理師、3位居家護理師、心理師、社工師、宗教師,以及50位左右的志工,並設有遊戲間、宗教室、多功能室、電話亭、圓滿室、SPA室等不同空間,提供病人與家屬多方面的照護服務。

讓離開的人與活下去的人生命達到圓滿,才是安寧療護的最終目標。

安寧療護 沒有圍牆的病房

  早期民眾對於安寧療護的知識並不充足,甚至產生許多誤解,認為只要進到安寧療護如同宣告等死,「但隨著時代的改變,民眾對於安寧療護的認知愈來愈進步,這也反映在我們收案的情形上,早期只有2床、4床的占床率,到現在常常20床都是滿床的狀態。」面對安寧療護的需求提升,高醫後續也計畫在其他分院開設病房,以滿足病人的需求。

  「但我們一直在推廣安寧療護應該是一種理念,更是一個沒有圍牆的病房。」陳虹錚說明,安寧療護不該只限縮於某個場域或者病房內,她更希望每一位醫護人員都能具有安寧療護的觀念,這樣更能協助病人在到達生命的盡頭時,能以「善終」的方式迎接終點。例如很多病人與主治醫師可能建立了長達十幾年的醫病關係,彼此具有深厚的信賴基礎,當積極治療的方式已經無用時,具有安寧療護觀念的醫師,便可適時協助病人在其主治下進行安寧療護,不一定要轉到安寧療護病房,免去病人重新適應的不便與不安。

建立信任關係 撫慰身心靈

  安寧療護的照護工作與一般臨床醫療照護不大相同,因此在安寧療護病房服務的護理師都需要額外再接受80小時的教育訓練,以及5天的實習,除了教導其末期病人的照護工作之外,更重要的是學習與病人家屬溝通,以及哀傷撫慰的技巧。

  「病人來到病房,平均住院天數約是14天左右,我們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與病人建立信任關係、了解他的需求,再想辦法緩解他身心靈的痛苦,甚至也要安撫家屬的悲傷,以漸進的方式引導他們做好準備。」陳虹錚一言道出安寧療護工作的重點。

  在面對不同年齡層的病人,溝通技巧以及心靈照護的執行上也有所不同,例如學齡前的病人,除了照護病人本身之外,更重要的是家屬情緒的緩解;青壯年期的病人,則會面臨生命在盛年時猝然中斷的不甘與挫折;而老年期的病人,則較需要引導其思考如何善終,以及做好後事安排。

  心圓病房設置有專業心理師,心理師會逐床與病人家屬溝通,了解其情緒與需求,再轉達給團隊一起思考如何解決,陳虹錚笑說:「像我們家心理師最厲害的,就是會以『唱歌』的方式,引導病人紓解情緒,或者讓他們藉此回想起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病房也與狗醫師協會合作,讓病人藉由撫摸動物產生社會性的連結,進而達到心理撫慰的效果。

  而當病人臨終之後,病房的照護也不會就此終止,會定期舉辦遺族哀傷撫慰活動,關心家屬在喪親後心情的復原與調適,並想辦法給予協助,讓愛不會隨著生命結束而停止,而是持續傳遞下去。

在安寧療護病房服務的護理師除了學習護顧末期病人,更要學習與病人家屬溝通,以及哀傷撫慰的技巧。

推動社區安寧療護 健全安寧療護網絡

  因應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甚至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人口老化的問題愈來愈顯著,安寧療護的需求也逐漸提升,「因為人口老化及結構的改變,現代人對於『家』的定義也愈來愈多元,不再只是從小生長的地方,更是能讓自己心安迎接終點的場域。」陳虹錚表示,現代人不一定會選擇在家裡終老,具有適當環境設備的護理之家、療養機構、長照體系,甚至是醫院,也可以是終老的場域之一,而相較於鄉鎮地區,都會區的人選擇在機構醫院接受安寧療護的比率較高。

  為此,高醫也開始推廣社區安寧療護,因應政府推動「長照十年計畫2.0」,以及安寧療護的觀念愈來愈普及,居家、機構的安寧療護需求增加,在醫院人力資源有限,且無法就近協助病人需求的情況下,高醫希望與社區的照護體系結合,引導社區的醫護團隊學習安寧療護的觀念,並將適合的個案轉介至社區照護體系,由醫院及社區的醫護團隊共同合作照護病人,若遇到需要回醫院處理的問題,也能即時追蹤處置,每個月再邀請社區的醫護,團隊回到病房,與醫院團隊共同討論案例情況,給予病人即時性的協助,健全安寧療護網絡。

讓離開的人與活下去的人 生命圓滿

  曾在內科服務的陳虹錚,看過許多病人因過度醫療而在臨終時承受許多痛苦,她當時就在思考:「有沒有更好的方式,可以幫助這些末期的病人?」因此在高醫即將開辦安寧療護病房時,她便主動向醫院表達到病房工作的意願,從此投入安寧療護工作至今。

  陳虹錚不諱言地表示:「常常有人認為,安寧療護是一種賠錢的工作──為什麼要給予即將臨終的病人如此高規格的照
護?」但對於她而言,安寧療護是一種對生命及尊嚴的照護。當病人在因為病痛受盡醫療折磨,甚至因此喪失某些尊嚴時,她希望在病人進到安寧療護的日子裡,能給予他們在身心靈上最好的照護,協助其完成心願、妥善思考身後事如何處理,並撫慰家屬的哀傷。

  曾經有一位病人新婚不久就發現罹癌,且因擴散迅速而入住心圓病房,他的太太工作忙碌僅能在假日前來探望,卻始終冷靜堅強地安撫病人及家屬。直到陳虹錚在解釋病人過世後的程序時,她突然間像孩子般放聲大哭:「我真的好累,我也想一直陪在他身旁,但是我要工作沒辦法。」陳虹錚也柔聲安慰:「我一直在想,妳怎麼有辦法這麼理性陪著家人?那妳的哀傷要如何釋懷呢?」因為情緒被同理承接到,那位太太盡情地宣洩了難過,也撫慰了心裡的哀傷。

  「我常跟病人說,我們人一生下來就一直在朝死亡的方向前進,我們無法決定如何被生下來,至少可以決定要怎麼離開,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為生命思考出最好的道別方式,讓即將離開的人與繼續活下去的人,都能達到平安及圓滿的狀態。」陳虹錚溫柔但堅定地表示。

讓離開的人與活下去的人生命達到圓滿,才是安寧療護的最終目標。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