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安寧基金會首頁 > 回安寧照顧會訊首頁

安寧照顧會訊 第91期

照服員安寧經驗分享-從陪伴、照顧中找到成長力量 文|王淑君     

 口述|田欣潔 撰稿、照片|王淑君

入住機構後直至生命末期的長者,鮮少人有機會再回原生家庭,因此,機構常成為長者最後的安身立命之所。作為照服員,成為長者在生命末期、乃至離世時主要照顧者,並不容易;十多年來,照顧的長者不知凡幾,他們性格不同,對生病、衰老及面對死亡反應也不一樣...。
 
  記得曾照顧一位末期爺爺,他終生未婚,爺爺對在生命各個重要時刻,没有子女陪伴,只能在老人院孤單度過餘生,始終覺得遺憾;值得安慰的是,最後如同子女的我們,能照顧和隨侍在側。
 
機構長者 視我們如親人

  爺爺一直把我當成女兒,同事們也對他格外關切;一天,同事告知她感覺爺爺狀況不好,探望他時不斷述說夜裡做夢,有人要來接他走,我們即適時安慰他,我們會陪伴他,請他放心,過二天,爺爺真的走了。
 
  前不久,已入住兩年、和照服員建立起深厚情誼的奶奶肝癌過世了!前些日子奶奶病情惡化知道自己體力不行了,她心情有點落寞,常獨自一人,不想和人講話,有很強的失落感。輪到我照顧她時,喊她一聲:「奶奶!」她很高興有人仍記得她,還開心地握著我的手。臨終前二天、奶奶正等待入住安寧病房,到醫院探視她時意識已不怎麼清楚,但她仍努力地簡單回應我們的問候,時而點頭示意。最後,我們在奶奶耳邊和她說:「辛苦了!您可以安心放下,跟著佛祖走,不要害怕。家人會陪著您,平安去吧!」當阿長告知我們奶奶走了,我們仍感難過、不捨,不過,也為她不再有病痛而安慰。
 
  曾有一位單身伯伯已屆大腸癌末期,在台灣無任何親友,他很早就有放棄急救的念頭,故多採症狀治療。當他身體越來越虛弱時,醫師建議要輸血緩解,但是,他對任一處置均予情緒性地拒絕;送飯到他面前時,他拒吃,要我們拿走;伯伯說:「人都要死了,還吃什麼?什麼都不必再說了。」當下我們也只能任由伯伯發洩情緒。他常把「人老了没用了!年紀大了,得這個病,走了好!希望天主快快帶我走。」有時,伯伯鬧情緒罵人,照服員受到老人家影響,當然也會有情緒反應,又怕長者以後對照顧更加排拒或不信任,而不願接受我們服務,照服員通常只有委屈地壓制自己的情緒。
 
自我成長 也有了新的力量

  當了照服員之後,確實幫助自己成長很多,讓自己開始有了力量面對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的挑戰。我有兩位未婚舅舅,他們的生命末期,即是由我頂替媽媽擔下照顧責任;因著照服員的背景和訓練,更懂得如何協助家裡的長輩。回想當初剛開始許多照顧訓練時,不免有些反彈,心想幹嘛要學;後來遇到用上的場合,果然都發揮了功能。特別是二舅舅和阿姨因病離世時,感觸特別深,家人全沒了主見,自己則因十多年照服員經驗,從不慌亂,總能適時給予家人鼓勵,協助減輕他們的無力感。
 
提昇照顧 需要更多團隊力量支援

  103年起,孝愛仁愛之家和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合作,請賴維淑老師來指導我們;賴老師強調,對長者的照護,須符合安寧緩和療護的精神,並具備相關專業知識和技巧,老師並親自現場指導如何為長老進行腳足按摩,以減輕他們的水腫及雙腳不適;老師在示範時,不忘和伯伯親切互動,她所傳達的友善及關愛,相信也有效降低了長者的不適。
 
  老師也告訴我們:只有在生理安適時,才可能出現「靈性」作為,也才能有效進到長者心理。我們機構由於有主任修女及單位主管支持,大大改善了對末期長者照顧的品質;當長者身心改善,我們也得到激勵,愈發了解長者靈性需求,協助長者在生命在末期獲得安寧,妥善準備死亡,並等待善終。

長者瀕死 須面對極大壓力
 
  作為照服員,當住民及家屬選擇在機構裡接受安寧照顧後,遇到生命危象時,要不要送醫院?面對老人家臨瀕死過程或即將在機構內過世,我們仍要面對很大的壓力,需要有機構、醫療資源、甚至地方行政相關團隊提供後續支持,尤其在偏鄉,要落實安寧照顧,這些支持力量更不可少。




本網站之文章歡迎分享,並且提供PDF檔下載;若需商業使用須經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Facebook上給一個讚....(more)

HFT Newsletter....(more)

安寧照顧會訊93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92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91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90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89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88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87期....(more)

安寧中文即訊....(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