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安寧

生死接觸
聞天祥

 

    hereafter_poster     

    

 

 

 

     死亡,是人生的終點?死後的世界,又是什麼樣呢?

     當摯愛的人往生,我們很難不自問:「他去哪裡了?」

     上述這些疑惑,交織成【生死接觸】(Hereafter)這部電影。但它跟一般好萊塢作品很不相同;首先,它並非單一直線敘述的故事,而是有三個主角在不同國度面臨生死難題,而直到電影最後一刻,才終於產生交集。

     其中,麥特戴蒙(Matt Damon)飾演一名住在美國舊金山的藍領工人,看來與常人無異,但是他擁有「通靈」的能力,為此許多人慕名前來,希望透過他的幫助,與死者接觸。簡單來看,他像在幫助生者解惑並且撫平傷痛,何樂不為?他哥哥甚至認為這是樁很好的生意!但是要直接承載這些既私密又巨大的情緒衝擊,「能力」帶來的「壓力」,對他而言,已不是天賦,而是詛咒。

     片中有個明確的例子,是他逃避這項能力許久,還跑到廚藝班學作菜,在那裡認識了一個活潑美麗的女人,就在快進展到情侶的階段時,他向她坦白刻意隱藏起來的能力,結果可想而知,女方要求他展示,但通靈的結果,不是麥特戴蒙飾演的通靈者發覺心上人不為人知的秘密,而是看似陽光樂觀的當事人更難承受亡靈對曾加諸於她的傷害所做的懺悔,而揪出她最恐懼的過去,也直接毀了他們當下的約會和未來的可能。

     在地球的另一端,曾以【西班牙公寓】(L'auberge espagnole)獲得凱撒獎最佳新人、並主演【巴黎不打烊】(Fauteuils d'orchestre)的比利時女星西西迪法蘭絲(Cecile De France),飾演一個與製作人男友去東南亞度假的法籍女主播,卻在幫男友的小孩挑禮物時,遇到了南亞大海嘯。她雖然遭遇惡水襲擊卻大難不死,但一度瀕臨死亡,並在瀕死之際體驗到不尋常的景象。回到巴黎工作後,這件事完全擾亂了她生活的每個面向,尤其在她亟欲理解這個謎團而表現出的好奇與堅定,更大大影響了她身為新聞工作者的「專業」形象。面對別人的質疑,她努力尋找答案、甚至寫作,既是分享與抒發,未嘗不也在尋找願意聆聽她講述這一切的人。

     說到這裡,我們不難發掘編劇彼得摩根(Peter Morgan)和導演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都不是站在科學面反對靈學的人,因為他們承認也接受瀕死及死後的存在。不過更特別的是他們卻放棄了把這部電影變成靈異電影的機會。完全去除譁眾取寵的裝飾或手法,而著重於探索作為中介或橋樑的凡人,如何面對這既陌生又感知得到的體驗。而看似無關的第三組故事與人物,則提供了一個出口。

     這是關於住在倫敦的一對雙胞胎(由喬治、法蘭基麥拉倫George & Frankie McLaren兄弟飾演)的故事。早12分鐘出生的哥哥,果斷而有主見,常成為弟弟依賴的藉口,他們被年輕又酗酒的母親所撫養,相依為命的情感也更加深刻。不料哥哥卻在一次幫媽媽買東西的時候,因意外而車禍身亡,只剩下弟弟面對被送往寄養家庭照料的命運,以及異發強烈的孤獨感。這段應該是全片情感最強烈的部分。一對雙胞胎男孩的分離,彷彿是自體的部分死亡,況且當他們擁有的幾乎只有對方的時候。倖存的弟弟事後有如求神問卜地到處求助、想與哥哥接觸,反而碰到不少說謊或佔便宜的騙子,也是編導對現實的批判之一。

     電影走到最後,當舊金山的通靈者逃開哥哥為他建置的新事業,而跑去英國朝聖作家狄更斯的故居(對他而言,狄更斯是個心理住著幽靈卻能轉為創作能力的人吧)!意外得知正在舉辦的書展,有狄更斯作品的朗誦會,結果在這裡除了聆聽到喜愛的內容,更碰巧撞上了書寫瀕死歷程的法國女主播的新書發表會,類似經驗的震盪(無論通靈能力或瀕死經驗,都常被斥為無稽)不見得就此牽起彼此的緣分。但是從網站認識通靈者長相的小男孩,讓對方從否認到終於心軟幫助他和哥哥溝通,一了小男孩牽腸掛肚的渴望,也讓他得到勇敢走下去的力量,進而透過小男孩的推波助瀾,讓兩個分居美、法的大人把握稍縱即逝的機緣,終於讓我們看到這些原本令他們痛苦的困惑,各自找到了出路。

     正、負面的力量,有時來自一體。就如通靈是天賦、還是詛咒的辯證一樣,它搞壞了麥特戴蒙所飾角色意圖平靜的生活,卻幫助了一個可憐男孩走出失去至親依靠的痛苦。而女主角則透過著書立作,獨排眾議去正視獨特的經歷,似乎也只透過這個近乎儀式的整理,她才能真正面對發生在她身上以及這個世界的惡夢。放下,何其容易?但克林伊斯威特在不疾不徐勾勒生命無常的同時,終究還是在強調它的重要。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