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安寧

「親愛的醫生」影評
李達義/影評人

3464_01 

 

  在一片美麗如畫的日本鄉村景色掩藏下,《親愛的醫生》刻畫了日本社會面臨許多問題的醫病關係。影片運用了美國導演奧森威爾斯經典中的經典《大國民》(Citizen Kane)的「探問形式」(interrogative form),由兩位警探介入調查一位鄉村醫師的失蹤案件,揭露出一段時而溫馨、時而尖銳諷刺的醫病關係。

故事開始於小村醫師伊野治(笑福亭鶴瓶飾演,他雖然是第一次演電影,但在日本是一位家喻戶曉的落語大師)失蹤,隨著兩位幹員對不同人物的訪談,我們逐漸拼貼出伊野治的「真實」(括弧是有原因的,後詳)身份:原來他是一位冒牌醫師,當年因為沒有醫生願意來到這窮鄉僻壤行醫,於是本來就在醫療相關行業工作的他,冒名頂替來到這,待了下來。有趣的是這段期間他還真的「醫治」好不少人,小至頭痛、發燒,大到接生、高血壓、心臟病,甚至是老年癡呆症都被他「妙手回春」。村民對他的信任,讓新來此地的實習醫師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還立志和他一樣,將自己奉獻給偏遠鄉下享受不到社會醫療資源的民眾。

熟悉《大國民》的觀眾都知道,這種「探問式」的說故事形式,主要目的不在於解開謎底(因為影片往往丟出的謎題,是一個超越一切簡單明瞭答案(例如誰是兇手)的人生大哉問),而在於在解謎的過程中,讓觀眾領略到人性的複雜度。在《親愛的醫生》裡丟出的問題是:伊野治為什麼這麼做?

伊野治當年來到這裡冒充醫生當然是為了錢,作為一名醫療器材推銷員,他是不可能賺到和醫生一樣多的財富,而且到偏遠地區當醫師還有頗豐厚的薪資加級。然而隨著兩位幹探對眾人的訪談,我們也看到因為伊野治「醫師」有傳統醫師所沒有的親切與關懷(我們當然可以理解成,因為他缺乏專業知識,只好以「好人」的方式求取病人的信任,多問問病況總是沒錯),取得了真正專業護士的幫助,使他得以以半弔子的醫術成功行走江湖。這位護士的幫助至關重大,因為她並沒有義務要來幫助伊野治行騙,而且她這麼做,很可能讓自己誤觸法網!當我們看到她一步步「教導」伊野治進行肺部空氣釋放的緊急醫療時,我們完全明白了她早就心知肚明伊野治是冒牌貨,這和她告訴兩位幹探的事實是不一致的。

於是本片對於角色心理刻畫的複雜度呼之欲出。如果伊野治自始自終是一個利欲薰心的冒牌貨(正如同他之前拼命避開女兒是醫生的胃痛病患,因為怕被戳破騙局),他為何要冒險開始「醫治」這位罹患胃癌的病患、並且在被警察追捕之際,最後還喬裝成院方工作人員,探視這位臥病的太太?笑福亭鶴瓶以他著名的「笑面虎」表情,成功地將伊野治「醫師」這個角色的複雜性表現出來。年輕導演西川美和(34歲)訴說的不是一則指控(指控日本社會醫師對病人的冷酷),而是包藏在複雜爾虞我詐的人我算計中、不經意透露出的溫暖人性。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