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感念
紀佳慧/病人家屬

  .jpg_1997年9月我結婚了,在眾人的祝福下,與我的先生共組了家庭,而也如大家所期盼馬上懷有身孕,全家人還沈浸在準備迎接新生兒的喜悅之中,一切盡是如此的美好。然而,就在新婚二個多月的一個早晨,我的世界從此改變了。

一早老公對我說:「老婆,我今天不太舒服,胸口悶悶的,只是微微不適」,身體一直有如健康寶寶的老公,沒想到一檢查竟是肺腺癌末期,當我得知這個消息時,我和一般人一樣不能接受,怎麼可能是癌末,不抽煙、不喝酒、就連飲料都不碰的他,每年健檢卻都沒有發現,想著茫茫的未來,想著肚子裡的孩子,想著正在住院的老公,我只有不斷的哭泣,因為那時的我除了哭泣還是哭泣。

也許人的韌性,真的是無限的,在我最絕望的時侯,突然有個信念支持著自己,為了我的老公為了未出世的小孩,我一定要趕快站起來,停止淚水,因為我清楚的明白,我和我的先生沒有多餘的時間了。原本應是過著新婚夫妻生活的我,要開始另一個重要的課題,學習如何面對一個重症病人。當先生被告知真實病情時,只是不發一語呆坐在病床上,但我知道他的無助與徬徨不會少於我,因為對於照顧妻子的承諾,對於教養孩子的責任,全部都沒法做到了,其實他內心的痛苦比我更深才是。接下來我們開始找尋適合的醫生,適合的環境讓我的先生能專心的接受治療,沒有人知道能夠爭取到多少的時間,一切都是未知數。

在治療的過程中,非常的不順利,因先生的病源接近心臟,在醫生的評估下,若切除只會增加擴散的機會而且風險太大,只能經由一般傳統化療開始。治療後產生了許多的副作用,黏膜破損與持續性的發燒和咳血,加上先生的肝指數徧高,多次使得治療中斷,而且並沒有有效控制住癌細胞,於是醫生決定放棄傳統化療,嘗試口服標靶,而這似乎帶來了一絲曙光,終於止住了發燒、咳血,雖然因副作用臉上長滿了痘痘,但比起之前的不適舒減緩了不少,心中多少浮現喜悅,眼看自己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了起來,除了煩惱先生的病情,也擔心肚裡孩子的健康加上還要工作,也許是長期的壓力與疲憊,我早產了,孩子早了一個月來到這世上,但那時的我並不知道接下來等著我的是更大的衝擊。在做月子時發現先生咳嗽的情況愈來愈嚴重,而且抱著剛出生孩子的他,雙手竟然不停的颤抖,這樣的狀況我開始有種不祥的預感,在我一做完月子後十天,例行性的回診答案揭曉—標靶治療並未發生效用。

這也意味著又要開始重新接受另一種治療,於是又回到了傳統式的化學治療,但這也是先生最後一次接受治療,化療的毒性嚴重的損害先生所有的黏膜,在8月23日的深夜先生鼻血不止,緊急送醫輸血,在身體幾乎已無任何抗體下,感染了敗血症,這晚也是最後一次他能住在家中,因為再也沒有出院的機會了,而我同時也在病房外被告知他的身體會愈來愈衰敗,隨時要有心裡準備面對他的離開,就這樣一天又一天看著他的狀況愈來愈差,昏睡的時間愈來愈長,在他本人的意願下,我們轉到了台中榮總緩和病房,不再接受積極的抗癌治療,而是能以減輕先生的不適為前題,直到他離開的那一天,在這遇見了許多不同遭遇的病人和親友,每個人有獨特的故事與不捨,大家相互打氣。

因為剛生產完的我身體還未完全恢復,加上除了照料先生外,還有家中出世不久的小孩需要照顧、哺乳,我在體力和精神上都已達到極限,護士們知道我的情況後,總會很熱心的幫我分擔一些粗重的事物,協助我幫已失去行為能力的先生 換床單、尿布..等等,而且適時的安慰我、鼓勵我,讓我感覺不是只有一個人,社工也每天幫先生按摩以減輕因全身水腫帶來的疼痛,在先生臨終前謝謝宗教師送給我的那串佛珠,讓先生安詳的離去。

歷時10個月的治療過程,謝謝每位伸出援手的人,雖然我們並不認識,也許在你們眼裡只是小小的一件事,但在我心裡卻是說不盡的感謝,尤其是緩和病房裡的護士,雖然只是短短半個月的接觸,但我除了滿滿的感謝還是感謝,謝謝你們台中榮總緩和病房醫療團隊。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