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媽媽的觀音
侯常恩/法鼓山二十六屆社會菁英禪三

p2-2_05

 

 年是媽媽過世的第十四年了,加上她癌症臥病在床的五、六年,算一算一共有二十年的時間,原來我與她的母子一場,竟然是如此的血親而緣淺。 驀然回首, 記憶中與媽媽的共處場景是歡樂親子的時少,而在病塌前共同與病魔博鬥的時多。 猶記得好幾年的除夕夜是在醫院的病房中全家共同渡過的。冷清的長廊,白色的牆壁,綠色的床單與我夜夜陪睡的咖啡色小沙發 …。

母親因癌症擴散全身劇痛入骨筆墨難以形容,藥石俱罔,而當時的醫療觀念並沒有現在先進,堅守止痛嗎啡絕不可絲毫過量否則上癮的教條,母親痛到咬破嘴唇而不知覺,虛弱到喊不出疼,只能聽一台老舊錄放音機放的錄音帶,默念佛號止痛。在全家人看來不啻為一場人間最殘忍的折磨,被判死刑後仍受無止無盡、無望無期的苦痛直至生命燈枯油盡。於是除夕夜鞭炮聲起,家家團圓稱慶,而我們一家三口在醫院相對默然無語,只有簡陋的老錄音機放出的輕聲佛號,在一片爆竹聲中: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世音菩薩。

在與病魔纏鬥六年後往生,母親堅持把全部遺產不留分毫全數捐贈廟宇,散盡自己賺的、存的和外婆、父親所給的戒指、金飾等一切,她說送個乾淨了無牽掛。 後來外婆從佣人手裏把一尊觀音菩薩墜子討了回來給我戴上,說這是母親留給我的唯一遺物。之後好些年我都一直戴著它,雖然心中當時不明神佛,但是也是少年喪母,心裏的失佑徬徨總是難平,戴著媽媽的觀音心中多少能感受到媽媽的慈愛,稍平惆悵,而那尊玉觀音也就貼著體氣戴的愈發的綠了。

母親的痛深深的烙印在我的感覺裏。她生的美,有端正的五官,江南人水秀的眼睛與修長的眉毛, 但也有著細膩、敏銳又倔強的個性,所以紅顏似乎註定是來這個世界上薄命的。從少時家道中落差一點被送作養女,之後離家出走,學業因兄弟姊妺的優秀而一生自卑,一度婚姻敗,二度婚姻又在父母的強勢主導下,嫁給大老粗耿介不解風情的父親,入社會後與同事數度不合服安眠藥送醫洗胃,之後病魘纏身, 一生坎刻。在父母親友眼中她始終是最令人操心的那一個。

母親重病時喚我至床前跟我說她有一個守了一生的秘密,於是一生呢呢道來,她說她有原生、新生共三個家庭,但是都歸不得也不想歸,原來我還有三個從未相認的只弟。之後母親在惟覺和尚的破例下以癌症未期病體皈依佛門後往生。所有親戚朋友都說她有父有母有夫有子,怎麼會把一生搞成這樣。其實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懂, 是長大以後見多了人生的悲歡離合才漸漸明白的。原來母親苦的是心, 心苦,比她肉體上受癌症的折磨還苦十倍百倍,外婆父親皆不懂她的心,不懂她的感受、她的苦,本來我也不懂,後來是自己以後有一段時間,天天一遍一遍唸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才逐漸能體會的。

她說外婆對她的愛太強勢,從小到大一直勉強她做她不喜歡作的事,甚至主導她的婚姻;她說父親對她的愛太固執,結婚數十年只有爭執沒有一絲浪漫;她說同事對她的關心太計較,只有競爭比較暗箭傷人,她說我是唯一的乖孩子,但是乖孩子卻承受不了她與整個家族「因為你媽最愛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盡孝陪她」。龐大的壓力多年始終在外地唸書當兵,甚至在她皈依出家後出國留學。所以在母親的生命裏所有她所愛及愛她的人都背離了她,這種長期錐心刺骨的痛終於引發了她肉體癌症折磨的開始。人常說不快樂的心是引發癌症的因,於是心苦然後身苦, 母親的身心似乎墜入了觀世音菩薩循聲救苦的茫茫苦海中,浮沈浮載了無盡頭。

也就在醫生診斷出癌症三期,宣判五年存活率低於百分之二十死刑的同時,所有周圍的人的心情都變了,突然地變了。 家人變了、親友同事變了、連病人自身都變了。生命原是一場心境怎麼想就會決定際遇怎樣受的過程。當你突然有一天知道你的母親,或是妳的女兒,或是你的妻子,或是就坐在你隔壁的同事即將要死去時,你會把對她愛恨情愁的感受甚至相處態度瞬間起很大的轉變。你會對她的惡、她的不好不再計較,因為人都快過去了有什麼好記仇的呢?同時你會對她的善、她的好十分的珍惜,因為人對於當下擁有的一切經常視為理所當然,直到將要失去或己經夫去的那一刻。 當得知母親即將不在後,每每在街上看到媽媽牽著小朋友走路時,我的心都會起一種莫名的悸動與沈痛,想衝上去跟那些調皮的小孩說,你要乖乖聴媽媽的話啊。感歎人為什麼常活在遺憾中呢?既知如此何苦總是吝於給愛你的人一個擁抱或是衷心的感謝呢?儘管人生對於所愛終須一別,但是生離死別的傷慟總是檢視自己的一路走來,有無珍惜過程了無遺憾的最佳考驗。然而在母親過世的這一關,我考了一個大大的不及格。

於是就在醫生診斷出癌症三期宣判死刑之後,母親辦公室的同事間少有明爭暗鬥,而父親四處奔走企圖為髮妻尋一帖救命良方從此罕有爭吵,外婆對女兒關懷備至似乎回到襁褓時的慈母,而她的乖孩子不再外出夜夜陪睡床前。然而對於母親本人知道生命即將逝去有著最大震撼的還是她自己。畢竟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照過,做完放射化療後雖然萬針刺胃,飯還是一口一口照吃。 但是她開始更加愆心習佛,從法師的開示、茹素、頌經、加上肉體日夜疼痛的醒思,母親漸漸了解她年輕時的所做所為。原來因為她的任性,所以在外婆眼中她始終沒有長大獨立,所以當然要強勢管教怕她受傷。原來因為她一生始終追尋浪漫動人的體貼,所以自然看素直魯鈍的父親百般不順眼,卻忘了這是外公外婆全心擔保絕不外遇的穩固婚姻。原來她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亮麗外型及學歴背景謙虛低調,所以自然滿辦公室都是要將她除之而後快的歒人,卻忘了人的踏實謙卑才是招來貴人相助、一帆風順的開始。原來她一直全心呵護想要抱在懷裏、捧在掌心的小男孩一定會長大獨立,所以她終於明白父母對子女最大的愛將是尊重孩子的選擇,然後陪他一起吃苦長大走過生命的悲歡離合,而不是將他關在愛的牢籠裏。

隨著癌症腫瘤細胞的蔓延,肉體的疼痛日增,但是因為菩薩的關照垂憐,母親的心境反而日漸清澈。她從懺悔自己年輕時的任性胡鬧中,首先學會了寬恕,放下了多年來對外婆父親同事的心結,於是她的心不再那麼受苦了,怨恨不再塗毒她的心。然後觀世音菩薩告訴她,人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似乎並不是來求樂享樂,而是來吃苦造福的,於是她更釋懷了許多不平,對於她一身際遇的不順與苦痛,從原生新生家庭還是職場到癌症。原來受業的意義就在與這些命中註定,又十之八九不如意的際遇合好而不抱怨。最後母親在菩薩身上體會到了真正的慈悲,苦海常作渡人舟,要是沒有透過這些生命中的大悲大慟加上菩薩的慈悲醒思,她是無法熬過生命中的最後一段過程的。

母親癌症末期在寮房中,不用止痛藥也不殺生打蚊子,家人看了不忍硬把她接到醫院,她也由他們。到了醫院所有醫生護士訝異於她驚人的忍耐疼痛的精神力,不吵不鬧的與所有工作人員的高度配合,成了醫院中病人的典範。她奇蹟式的由一個所有親朋好友的共同擔心,變成了一個雜誌上的堅忍生命鬥士。母親最後於病房中因生命機能衰竭安祥過世,雖然全身長滿腫瘤,但是面色平靜往生,享年五十五歲。走時仍然伴著老舊放音機的佛號: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

天羅神,地羅神,一切災殃化為塵。

人離難,難離身,苦難火燄化紅蓮 ….

那天夜裏在地球最遠的那一端我接到父親的電話,霎時間,天人兩分,死生契闊,在人間,我與媽媽告了永別。外表上我堅強,畢竟心裡做好沒有媽媽的準備也有好幾年了,只是淚水就像開了水籠頭般流了下來。我想人的一生不論大人小孩、老老幼幼都在找媽媽,因為媽媽代表了永遠的關愛與慈祥,每當在外受了傷心委曲,每個人都喊我的媽呀,只想回家像孩提般投入媽媽的懷抱,因為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媽媽是如此的代表保護、平安、給予生命的基本所需、愛憐與慈祥。人人都想要一個媽媽的感覺,只是在我生命裏媽媽的感覺不是太多就是太少,記憶中我是父親帶大的,到了國中後又被愛的喘不過氣來,然後媽媽就病了,所以小男孩一直嚮往一個溫暖媽媽的感覺,只是從那天起卻正式宣告無緣了。

上個月在媽媽不在的第十四年,一次例行性老人之家對長者關懷後,我跪在老人之家的小佛堂觀音菩薩前,一旁眼已半瞎在那兒清潔上香三十年的老阿伯,好奇的看著這個每次來拖地整理書櫃差點越幫越忙的少年仔。在菩薩前合掌祈禱,拿著十塊銅板我問我是不是應該辭去科技大學的有給職兼課,改去老人之家旁的法鼓山替僧團,義務性提供一般民間大學的企業管理課程與研討,跟菩薩說如果我是好為人師,沽名釣譽的話請給我一個負爻,如果我是誠意正心追隨菩薩的慈悲與教誨,為自我群我的成長的話請給我一個正爻,結果三爻皆正。於是背著行囊踏上法鼓山頭。

有著熱忱的心但是毫不熟悉的環境,一般的義工接待也不知那兒是我該接洽的單位,於是踏遍半個山頭到處合掌問路,誤闖了圖書館,像傻鳥般的站在比丘寮房﹝宿舍﹞門口,跑進教務處辦公室打擾了工作人員的午休,他們都說沒聽說過有這樣的需要。最後終於問到了三學院的監院法師可能是要找的人,抱著最後一試的心情到了三學院,監院法師又有事外出不知何時回來。我在外頭等三十分鐘後,於是留下電話跟接待人員說下次再來,好心的職務代理法師問說:你沒有吃午飯要不要泡麵給你吃,我笑答再五分鐘就走了。然後就在收拾東西,想著佛學院或許不需要這些民間大學的企業管理課程時,在心中設定的最後一分鐘監院法師奇蹟般的出現,在親切的合十道明來意後,法師說因為人間佛教的推行,一般庶務工作量的大量增加,這樣的研討正是法師們所迫切需要的,你真是觀世音菩薩派來這裡的工作人員,我說剛才正是觀世音菩薩叫我來這裡的。

在背著行囊下山的路上我淚流滿面,原來小男孩一生尋尋覓覓,在夢裡哭著醒來找媽媽,慈母般疼愛的感覺,就這麼循著觀音的慈悲找到了。那是媽媽的觀音,永遠的慈祥,只要能真誠踏實的對生命及周圍努力一天,它就會在心靈的最深處如媽媽般溫暖著你,我要把它傳給我們家小女孩,和告訴你們一個小男孩找媽媽的故事。

『 若有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

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聲音。皆得解脫。』 --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世音菩薩。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