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志工手扎--我認識的天使沒有翅膀
天空藍/安寧緩和病房志工

2-2

 

  

   電視上看到的天使都有一雙翅膀,可以帶他們去遨遊天際,幫助許多的人; 但是在現實的生活中,我才深深體會:『我認識的天使少了一對翅膀』。

還記得那一天安寧居家行程在中午出發,要去埔里兩個案主家和霧峰小論妹妹那,所以行程是非常的緊湊,畢竟光台中來回埔里車程,基本就要兩個小時,再加上每個案主家只服務一小時,回到台中若要在下午六點鐘,需要非常剛好,且沒有延誤任何行程!這是居家護理師小慧在前一天和我討論行程後,我內心的想法。

後來我們決定先往遠程的埔里,回來再去霧峰看小論妹,這樣比較不會有時間壓力,上了國道六號的時候,突然接到小論媽媽的電話,告知小論妹已有不舒服的症狀,開始有想吐、暈眩的身體狀況,但是小論媽現在卻不能陪在她的身旁,因小論媽現在在往台北醫院的高鐵路上,要和醫生討論小論妹的病情控制,沒有辦法在小論現在需要她的時候立即趕回來。

當下我聽到了,隨即轉動方向盤,將車從內側車道慢慢切向外車道方向,等待著會有的臨時改變; 當小慧掛上了電話,剛好就在草屯交流道前方300公尺,果真小慧說:『我們可以先下交流道往回走去霧峰看小論嗎?』我說:『好啊!』

小論從生病開始,小論媽都一直陪在她的身旁,原本今天也是要和媽媽去台北, 但到了高鐵站人開始不舒服、嘔吐暈眩,所以就先和阿嬤回到了霧峰的家。

小慧進到了房間,先安撫小論的情緒,透過精油按摩減緩她的不適, 待穩定了一點,躺在她的身旁,就像是陪在自己小孩的身旁一樣,我看到小慧也窩在她的被窩裡,兩個人蓋著一件被子,她說著故事哄她睡覺,單手輕緩拍打著小論,此時的小論像是嬰兒般被呵護在手心上,慢慢地…

而我則在客廳外和阿嬤聊著天,聽著她對孫女的不捨、對老天的安排感到無奈。

在小論妹家待了一個半小時,時間也快接近下午兩點鐘,我們又繼續往埔里的方向前進,突然小慧對我說:『剛剛真的很謝謝你,可以讓我如此的機動改變行程,你聽到我和小論媽的談話,你猜想我一定會放心不下小論,所以車才會慢慢往外車道開,而且開始減速,等待我下一個決定。』我點了一下頭 。

腦海突然浮現了一個畫面,一月份我在台北開刀的時候,因為吃了嗎啡控制膝蓋的傷口疼痛,卻有嘔吐和暈眩的副作用,這些安寧護士也是如此的關心我的狀況,還坐車到台北來幫我按摩、洗頭, 給了我最舒適的《疼痛減緩照護》和《身體清潔》,我的家人都看在眼裡。知道他們要來的時候,我的內心是期待的,因為我知道他們是我現在的希望。

我知道…他們一定可以減緩的我的嘔吐;

我知道…他們一定有經驗知道如何控制我的暈眩;

我知道…我的頭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洗,可以麻煩他們給我清潔。

果真,在他們的關心和護理之下,我真的舒服了許多。

突然間我想到了我們的病人,一定也是和我有著一樣的感受。這些安寧的護士,給他們最好的一個醫療照護和心靈支持,很多話有時候可以不用說,只要是到了他們的家中,對家屬來說,他們是天使,他們是上天派來的;是他們的一個《希望》和最大的《支持力量》。

這些家屬這麼的需要他們,但是有時候會受限於《距離》和《時間》,距離若太遠,車馬費太貴,對家屬來說會是一個很大的負擔;車程時間太長、突發狀況要去家屬那,對護士安排行程上有了考驗;但這些家屬的期待怎麼辦? 在醫院已經接受《安寧病房》和《安寧共照》的照顧,回到家該怎麼辦?是不是也能把這樣的照護延續呢?能不能把在醫院家屬的安心帶回家呢?

但有時候,我們的護士像是少了一對翅膀,很多時候想去卻是沒有辦法…

他們需要一雙翅膀,而我和其它的志工,就是他們《安寧居家》的翅膀,只要他們有想去的地方,不管路途多麼遙遠,我都可以載他們去,只要病人需要我們,不管時間多早或多晚,我都可以盡量配合;只要我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這雙翅膀會展翅的飛翔。

因為有了你們,讓這雙翅膀有了心的方向;

因為有了你們,讓這雙翅膀變得更加茁壯;

因為有了你們,讓這雙翅膀變得更加寬廣。

因為有了你們…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