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心路歷程的自剖─在安寧病房當志工的成長
謝千如/佛光大學生命與宗教學系碩士班研究生

忘了最初的使命

2010年1月28日透過慧證法師有這機會進入安寧病房,第一天師父陪著我,讓我去除了緊張的感覺,很自然的陪病人和家屬及看護聊天,並幫病人擦乳液按摩,雖然沒有純熟的按摩技巧,但我用心去感觸他們。在第二次來到醫院時,我碰到了困境,原先一樣到每間病房去陪伴、聊天、按摩,但這些事情都做完了,而我的服務時間還有兩個小時,突然不曉得自己還能做什麼?護裡人員當時建議我說:「可以陪他們打牌或者談鋼琴給他們聽啊!」但或許當時我沒有好好的思考,只是害羞自己什麼都不會。這樣的心情,其實讓我升起了不知道下次來是否又會這樣?突然有恐懼感,也有點失落。

dsc01915-

 

於是,在第三次要來醫院時,我走進了文具店,剛好看見了折玫瑰花的材料包,就想到,其實我可以陪伴病人做些手工啊!所以,採買了一些材料,來到病房時,因為還有一些時間,所以折了幾朵送給護理人員,看到大家都很開心,我當下也很感動的反省自己,前兩次來醫院時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和態度來的?只是「為了論文嗎?」還是「為了陪伴而陪伴?」那當初的那顆憐憫心呢?怎麼可以這麼的不尊重病人?心想,若今天我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我會希望來看我的人是有其他目的嗎?當下真的很為自己的行為難過。所以從那刻開始,我就決定要真心陪伴,因為,這些將比課堂上、書本上的學習更加真切,我要看見這些「老師」們的笑容,要和他們好好的學習生命這課程。

您的微笑,是我的快樂

這一天,我到每間病房教他們如何把一張紙變成玫瑰花,很開心有幾位可以動手和我一起做。

「握著H阿公的手,一步一步帶他完成一朵玫瑰,看著阿公露出成就感的笑容,我好感動,接著剛好阿公的媳婦來,我要阿公將自己摺的那朵玫瑰花獻給每天送三餐來辛苦的媳婦,看見媳婦驚訝的表情,對著阿公說:「這是你做的啊[台語]?」阿公說:「[台語]這是這佛光大學的妹妹教的啦!」看著這樣的互動,我知道我選擇來安寧病房學習是對的!」

往後,我每次要來病房前都會先到文具店或手工藝品店,想著今天能帶給他們什麼樣的歡樂呢?在之後有做了百合花和請家屬或者病人寫他們的心願和願望在折紙鶴和折星星的紙裡,再由我或者家屬將之完成,然後串成一串掛起來。 

Q阿嬤一直在睡覺,但護理人員和看護都希望阿嬤白天不要睡覺,不然會影響晚上的睡眠,我到了阿嬤旁邊,不斷的叫:「(台語)阿嬤、阿嬤,我要折玫瑰花給妳喔!」突然阿嬤眼睛有微開了看我一下,但沒理我,我還是繼續說:「(台語)阿嬤,我要開始折了,等下這張紙會變成一朵玫瑰花喔。」我開始折,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說著,因為,我相信阿嬤會聽,只是太累了,折好後我放到阿嬤的眼前,一直說:「(台語)哇,阿嬤你看,妳就跟這朵花一樣漂亮耶!阿嬤,妳睜開眼睛看一看啦!妳和它一樣漂亮,它也和妳一樣漂亮。」我和看護就這樣不斷的和阿嬤講話,大概半小時了,阿嬤突然開口對我說:「(台語)妳嘴巴怎麼這麼甜啊!」,阿嬤也開始和我說話了,之後幾次來看阿嬤,阿嬤也都有笑容了,在阿嬤辦理「安寧居家」的前一天,我們還合照了一張相,阿嬤美麗的笑容,我永遠都記得。」

dscf0387

有天剛好遇上元宵節,我從台北帶了一個大天燈,到病房裡抓起他們的手,替他們把手掌畫在天燈上,然後告訴他們:「阿公(阿嬤)你看,你的手掌在上面喔!那你(妳)有什麼心願?我可以幫你(妳)寫在這個手掌心裡唷!」看見阿公、阿嬤們的微笑,真的讓我好安慰。這一天,好特別,還記得晚上慧證師父特地打電話來告訴我:「千如,護理長很感謝妳,她說好感動妳做的這些,真的讓病房的氣氛不一樣。」也因為這樣,我告訴自己,我要更努力學習。

為「死亡」做準備

在安寧病房,真的讓我體悟很深,了解到生命的可貴。看到了許多努力想活下去的人,就連最後一口氣都在努力撐著,期盼自己的雙腳能再觸到地板、期盼能再站起來,能繼續為這社會盡心力,平常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行動,對他們來說都猶如登天般的困難,如廁、吃飯、喝水就連睡覺對他們末期病人來說都不再是簡單容易且平常的事。所以,他們只能回憶自己以前是如何耕田?還有以前種的水果、蔬菜、稻米有多甜,以前都能將自己種的菜拿到寺廟和大家分享,他們是這樣的肯定自己的生命,重視自己的生命歷程,所以說他們教會了我什麼?又為何我稱他們為「老師」?事實上他們教會了我「珍惜」兩個字,他們是真正教會我「生命」教育的老師,他們用他們人生旅程的最後一段,真真切切的教我,教我如何踏實、如何活在當下。很感謝帶我進入宜蘭安寧當志工的慧證師父,讓我不只從課堂及書本的理論上學習,更從實務上用「心」學習,能夠在這生命現場歷練及陪伴並且幫助病人及家屬,真的是很直接、深刻的學習。這也影響我很深,讓我學習把生死看得很自在,未來我也將在安寧病房與「老師」繼續學習,並修生命這門深奧的學分、幫助更多的人。

這也使得我開始會與家人聊生死議題,也和家人聊到我的人生,未來如果我罹患嚴重傷病,不可治癒的話,不要為我急救,我想選擇將還能利用的器官捐贈出去,盡我所能的幫助其他人,而且,也不想因為自己造成家中太大的醫療負擔,於是家人也都同意並尊重我的想法,也替我簽了「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同意書」以及「器官捐贈同意書」。當簽下了這兩張同意書後,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放下」了什麼,也瞬間覺得輕安自在許多。畢竟,人生的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的,現在常常有人會問我:「你在安寧病房都不會害怕啊?」我的回答是:「不會啊!我和他們學到了很多,他們是我的老師,告訴我好多以前他們的故事,還教我『生命』以及『珍惜』,且能看見他們的微笑,我很幸福。」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