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生命的起與末
李錦鳳 亞東紀念醫院精神科社工師

new_born_01

生命的起源,象徵著父母生命的延續及活出自己生命的獨特性。

生命的結束,提醒著生命的有限及發揮自己生命的無限可能性。

Denta是我生命目前遇見第一個因急產需緊急剖腹的產婦,聽見她描述生產的歷程,眼淚不禁滑下我的眼眶,是我第一次清楚明瞭生命起源的意義-

『Denta的女兒留留迫不急待地與世界相遇,與預產期提早約二星期,她頑皮地踢破羊膜,因羊水流出Denta至醫院待產,待產室規律地聽見子宮頻繁的宮縮以及留留的心跳聲,而在子宮頸已開兩指的階段,突然機器出現令人呼吸屏息的聲音,留留的心跳聲呈現斷斷續續不連貫,Denta婦產科主治醫師擔心胎盤剝離出現胎兒胎死腹中情形,決定緊急剖腹產手術;在下一秒Denta經驗如同連續劇中的場景,工作人員緊急快速的推床進入手術房,從普通病床上由工作人員拉著床單將Denta抬至手術台上緊急作手術前的消毒,而擔心Denta子宮肌瘤因剖腹產出現大出血情形,進行全身麻醉及口腔插管,Denta在尚未因麻醉藥物注入昏迷前,清晰地聽見主治醫師朝著麻醉師說道:你準備好了,我們就同時開始,Denta頓時感受到冰涼的手術刀前端已放在肚子上。』

聽完Denta生產歷程,我轉向看著Denta身旁的留留,被一股強大的母性力量所包覆著,Denta經歷一個人面對自己及女兒生死關頭的恐懼,憑著母親保護孩子的信念,面對這一切突如其來轉變的生產歷程,讓留留及自己保全下來。而從Denta抱著自己的孩子留留,神情傳達著,「孩子!我對你只有一個深深的期望,就是希望你活出自己的生命」,在旁的我驚覺原來這就是生命起源的意義,新生的希望象徵著生命的開端,以及父母生命的延續、父母期許著孩子活出自己生命的獨特性。

在探訪Denta離開病房,獨自走回工作岡位的途中,感覺到我的眼淚莫名無法抑制的湧出眼眶,我只好暫時躲到無人的角落,陪伴眼淚無法抑制的自己,我詢問無法抑制的眼淚:『為何你們一直不停哭泣?』,內心為眼淚發聲,『我看見留留的生命之於Denta是如此重要,而我的生命之於我過世的母親亦是如此重要、如此獨特、如此神聖,但我卻沒把她給我的生命過的好,覺得對我在天家的母親及自己感到愧疚』。

當驚覺明白上帝創造生命起源的含意時,瞬間也讓我明瞭生命終點的用意,生命的起與末並非為二分法而是同為一體,之前無法理解上帝讓我親愛的母親過世的原因為何,至今我才明瞭上帝的心意,是為提醒我生命如此的短暫,要努力把握時間活出自己的生命,生命若無結束的一天皆為永恆,世人將無法明瞭生命最可貴之處,無法激發人們對生命的熱情,無法想要積極為自己活出生命的動力,因此,生命的結束並非是上帝想要奪走或收回賜予人們的恩典,重要的是提醒著人們生命的有限及發揮自己生命的無限可能性。

生命的起與末皆是上帝賦予人們對生命的期許及提醒。

將此篇文章獻給我親愛的母親、自己、Denta、留留,敬 生命的美好。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