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花花世界-遇見我的無意識
李開敏/台大社會工作系講師

imagescaqkift5

    四月是個美好的月份。

    安寧療護訓練中請到崔玖教授分享她在中西醫學畢生投入後,在花精療法的努力和推進。

    崔教授是早年榮總的相識,在我心中,她是國寶哩! 四月七日帶93歲的媽媽遊了花博,下午來到新圓山診所,開始了我的花花世界心靈之旅。

   吳醫師為我測出”堅定意志”的一組花,說出最近心中的關鍵語”…….感到責任重大,卻皆是解決不了的問題……..”。近2、3年,家中的老、病,自己健康亮起的黃燈,都讓我深陷在中年的困頓中。

   多年做為一位心理諮商師,或學校的老師,助人的專業帽子相當沉重,似乎自己是堅強萬能的,雖然也一直認真的尋求支持,但在如陀螺般轉個不停的生活中,總是緩不濟急啊!

    有了花精、能量水,每天的生活中有了四個安靜的片段,讓自己試著淨空,聆聽來自花精的訊息。

    第一次服下花精,感覺到後腦勺兩側的震動,這種內在的”動”很難描述,如果夠靜,身體就會有細微的反應,不一而足;有時從鼻腔到指尖,這就是頻率波的傳遞與平衡嗎?

    靜心時,或唸出五朵花的療效,或在心中默默感恩大自然的富饒與不可思議,也感恩崔教授的團隊努力及歐美的先驅,從宇宙下載了如此神奇的處方,還能用科學的測量記錄闡釋。

    第一週的某次靜坐時,突然悟出原來其中兩種花清楚地代表了我的父母,恐怕是遺傳自家族的某些生存模式,古老的防衛或許會被花精溶化、轉化吧!?

    第二週的一次服用後,突然浮現”我安全”的訊息,近年來家中老病,意外早已置我於一層危機重重的壓迫網難以掙脫,更喚起自己童年、少年時的兩次意外溺水經驗,這些早被塵封的記憶因女兒兩年前摔馬跌斷手臂時被一一翻攪起,那天突然意識到雖然經歷大小意外,其實所有的結局是安好的,是被祝福、護持的,所以意外已過,且一一安全的度過才是重點,感恩的眼淚洗去了不安、焦慮。

    第三週某日,身為陽明山解說志工的先生恰好值擎天崗的班,我隨行徜徉在絹絲瀑布的小徑,及山峯草原相連的一片綠中,途中驚見草叢有晃動的金色身影,正擔心是否有蛇出沒,未料露面的是一隻約巴掌長的金色黑斑的石龍子,我坐下與牠對望了2、30分鐘,期間它數度閉上眼睛,就在我面前睡去,我邀牠對話卻聽不到牠的回應,隨後用完花精在草原靜坐時,突然明白了蜥蜴先生說的是”你我均安,我不會傷害妳,妳也不會傷害我。”當下流出兩行熱淚,彷彿花精要藉由一再的訊息、佐證,鞏固我的安心、放心。

    當天志工阿貓告知有兩棵瀕臨絕種的樹在開花,鐘萼木,花萼如吊鐘,也是我的療癒花之一,這古老的生命來自冰河期,如今全台只有一千棵左右,傍晚我們立在樹下,仰望滿樹繁花盛開,吊鐘花給我們勇氣辨識內心的諸多痛苦,及其他強烈的情緒。

    而我何其有幸,親眼見到亙古生命的豐美、燦爛,依舊如昔。

    四月,花為我的心靈開了一扇門,一扇通往天人合一,自我療癒的門。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