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安寧心得
林宇凡/馬偕紀念醫院台東分院護理師

  jwf  

     去年利用長假去了台北永和耕莘醫院參加「安寧緩和護理專業基礎課程」,在講課的過程中會發現幾乎所有的講師的方式都是非常生動、活潑的,他們用了很多的臨床實例來授課,藉著分享照顧患者的過程及心得來讓我們這些學員更能深刻的了解到安寧緩和的意義所在,很多的臨床實例都非常感人,在之中我很喜歡的一句話是「安寧緩和醫療並不表示不積極」;以前在還沒有接觸安寧緩和醫療這專業領域時的我總是認為到了安寧病房的患者就是生命即將終了,在那樣的病房就不像在其他病房或加護病房一樣積極,其實並不然,課程中提到安寧療護主要是藉由醫護人員、社工、營養師、心理治療師及宗教團隊照顧,用最積極的態度從醫療、心理和靈性出發,不加速也不延長死亡給予全方位的照護及得到痛苦症狀的緩解,安寧緩和療護的重點並不是不積極治療疾病而是不延長死亡,怎麼樣在病人臨終前為病人及家屬做到全方位皆完善的照護,讓病人得以善終,這不是一份光擁有專業知識就能夠勝任的領域,你同時還需要擁有對人關懷的熱誠,那才是最重要而且也是到最後還仍然會支持著你走下去的動力。

     過去學生時代曾和安寧擦身而過,那時候選修課程時本來很想嘗試安寧的部份,但考慮到自己太過於感性還有自己的想法不夠正向,去接觸安寧我擔心自己會沒有辦法處理自己的情緒因而放棄選修;然而進了職場工作也三年多了,這一次的因緣際會讓我有機會了解安寧緩和,職場的工作經驗讓我對於接觸安寧緩和多了一份自信,在加護病房裡我們往往都被繁瑣的臨床工作纏身,耐性和同理心也都被意識狀況混亂的病人和失去理智的家屬磨得精光,常常會陷入「如果不忙我也想靜下來慢慢去了解你需要什麼」的矛盾心情中,總覺得平常在工作上我為病人做的那些事並不是我真正想去幫病人做的,也因為這樣總是無法在工作上獲得成就感;看著加護病房那些病人,常常覺得明明很清楚他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卻還是要不斷的給藥、打針、灌牛奶、輸血、做各種侵入性檢查…等,看著他們身體越來越腫,身上到處都是破皮、滲液,心中都會不禁想:「為什麼要讓一個垂死的人以這種痛苦的方式繼續活著?」,上了安寧緩和我才知道原來我希望患者得到的照護叫做「善終」,原來我從還沒有接觸安寧緩和醫療時就已經有了這種觀念,每天看著那些病人我真的很希望我能夠有辦法讓他們在生命結束前的時間是有尊嚴、舒適的。

     上完了兩天的課程,真的覺得未來倘若有機會,我想要走看看安寧這一個領域,我也想要成為安寧療護的團隊之一,我不想再繼續幫垂死的患者做痛苦掙扎,我希望在一個人生命即將到終點時,我能為他做的事可以比維持血壓、打點滴都還要來的重要!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