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講堂

如何陪伴失落悲傷的心靈
李玉嬋/國立台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林惠珊/安寧療護教育示範中心實習諮商心理師

 

 

sad_robot以有用的方式陪伴失落悲傷的病人

生活中無可避免會遇到大大小小的失落,例如婚姻失和、考試失利、失去親人、裁員減薪、罹患疾病等,怎樣幫忙至親好友或我們所照顧的病人度過這些失落帶來的悲傷痛苦考驗?我們該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才能對他們有所幫助?

常看見探訪重病親友的人,不知如何安慰受苦的病人,除了關切生病的來龍去脈和治療狀況之外,硬擠出幾句言不及意的話,多半規勸病人要”想開一點”、”要堅強”…。這些看似有道理卻沒有效果的關心話語進不了悲傷的心靈。

有位老先生在心愛的太太過世之後,悲痛欲絕,親友和小孩都叫老先生想開一點卻起不了作用,他苦於找不到獨自活在世上理由。他找上意義治療大師Frankl之後,開始願意承受喪偶的失落悲傷;因為他發現如果死的是自己,太太無法承受喪夫痛苦,他願意替太太承受失去最愛的苦,再苦也要承受。

似乎選擇以不同方式去陪伴失落悲傷的人,是可以有不同結果的。

在擔心失落者深陷失落悲傷情緒泥淖無法自拔時,要提醒自己選用一些適合的方式去陪伴去幫忙,別一個不小心說出使對方更受傷的話。

幾個陪伴失落悲傷的方式

一、陪伴失落者用自己想要的獨特方式宣洩悲傷

陪伴失落者需要讓他有機會宣洩悲傷,不論是憤怒、難過、害怕、焦慮或是難以置信、困惑,甚至麻木。只是我們容易想著「”我”該說些什麼才能讓他不難過?」,就很容易脫口說出一些勸導、責備的話語:「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你這樣哭下去能改變什麼嗎?」阻斷了失落者清除情緒以恢復理性的機會。

如果我們願意先聽他說,儘可能地去體會他的難過,把自己聽懂的反應給他知道:「他不說一句話就走了,真的叫人很難接受呀!」讓失落者感受到悲傷有人了解、有人分擔,痛苦就會減半變輕,慢慢在宣洩中平復。

二、以陪伴而非帶路的方式陪著失落者找尋悲傷療癒契機

每個人面對失落所需的療癒時間不太一樣,很難有個標準療癒模式,有些人看到他人受苦,著急熱心提供過來人經驗的做法未必有用。例如說:「我還不是跟你一樣,但我不會讓我自己陷在裡面」、「我阿姨也像你一樣,但人家一直保持樂觀,自然就…」。這些成功的典範有時能激勵人心,但是身陷中的人,可能更加挫敗於無法好轉的自責中。

這時寧可換句真誠語句:「我不是你,你的苦我或許真的沒辦法完全體會,但我願意聽你說並試著去了解」、「對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但這段難熬的路,我都會陪著你走」。或許能讓失落者了解他並不孤獨,耐心找尋療癒力量。

 三、失落造成改變後不會恢復原狀,需要重建新的生活方式

失落無可避免會帶來改變,改變就會引發失落,失落者的世界已不可能復原到原本的樣子。

所以失落者需要有這樣的認知,並嘗試適應因失落而變得陌生的世界。例如失婚或喪偶前後生活反差需要適應的新生活,包括身分稱謂改變、兩人世界變成獨居、雙薪經濟變單親等變動,紊亂了生活步調;重建家庭、工作、閒暇生活新常規的工程,需要協助加入幾個促發調適的元素:

 1.增強肯定個人適應力以提升效能感來激發自助能量

 2.透過討論助其找出失落帶來的好處或合理解釋以利調適

 3.藉重追思回憶過去的美好來支持堅持面對艱難的任務

看重愛對療癒悲傷的力量!

對於失去的人事物,雖然沒有辦法再追回,但是的曾經擁有過的愛和關係,往往能被留在回憶裡,常常是支撐失落者的正向力量。

因為有獲得必有失去,愛的擁有可能在失去時令人悲傷。難怪會有人就說;「悲傷是為愛付出的贖金」。可見悲傷有多大,愛就有多大。那麼療癒悲傷的力量其實就是愛!

陪伴失落悲傷的工作首重真實關愛地陪伴,自然流露出愛、關心及真誠的支持力量,也就不在乎巧言妙語;愛的氛圍總能發揮意想不到的療癒失落悲傷效果呢。

※建議延伸閱讀書籍:

 1.Neimeyer, R. A.著、章薇卿譯(2000/2008).走在失落的幽谷:悲傷因應指引手冊. 心理出版社

2.Worden, J. W.著、李開敏等譯(2001/2004)悲傷輔導與悲傷治療:心理衛生實務工作者手冊(第二版)。台北:心理出版社。

3.琳達.高曼(2001). 打破沈默-幫助孩子走出悲傷。台北,張老師文化出版社。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