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Message Board回列表頁發表新主題

標題 發表人 日期
最後一個再見 小鑽石 2014-09-09 04:08:43
「死亡」彷彿伸手即可觸及,卻又遠在天際;既是生命的終點,也是生命的起點。

猶記得在我八歲生日那天,還不知道生日願望是個秘密,便對著在黑暗中歡喜跳耀的燭光,大聲許下:「我要永遠活下去」的願望,使全家人都大笑一翻。那時我還不懂得那陣笑聲背後的含意,只像小小孩一般覺得懊惱。

直到踏入國中生涯,開始了演講旅行的人生,才知道那句話對媽媽有著很大的鼓勵,使她原本消極的想法像烏雲般被吹散,下定決心將我帶出家門,改變了憂鬱平淡的藍色人生。

我已不記得為何會許下這個願望,也不記得自己曾走在死亡邊緣,只能反覆聽著媽媽的演講內容,透過想像一點一滴地彌補那段空白,彷彿就像無聲的紀錄片般,只記錄下女嬰跟死神狹路相逢的片段,對死亡的感受卻已不復存在。

如今,馬不停蹄地在人生的跑道上衝刺,一旦想到死亡有可能會發生在至親好友或自己身上,就會不自覺的壓抑對死亡的莫名恐懼與悲傷,迫使自己忘卻那股感受,重新回到快樂中。捫心自問,這不就是逃避的行為嗎?

雖然知道媽媽要我面對這項艱難的課題,但當她要求我參加這項活動,心裡還是有點不情願。我不知道是否有勇氣面對自己寫出來的文字,面對文字可能帶來的悲傷,害怕眼淚像在台東的「法鼓山信行寺」演講時一樣崩潰。

信行寺的果增法師,在演講最後的QA時間裡問我:妳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父母不在了,妳該如何自處?不知為何,法師的話一結束,我的眼淚立刻潰堤。

事後用文字回想起來,經過時間的洗禮,慢慢理出頭緒,找出當初未完成的答案:

我常常專注於當下,很少去想未來的事。

有時候在寂靜的深夜,會偷偷想著未來的生活,甚至想到上帝先帶走父母的那一天,孩提時的我就會偷偷哭泣,但誰也無法知道未來的人生會是如何;誰也無法預知死亡會在何時何地,帶走身邊的誰,所以只能暗自在心裡祈禱,在父母離去之前,能找到人陪伴我一生。

生命彷彿是一條又一條的道路,為了使自己不再沉浸於那樣的悲傷裡,開始奔跑起來,盡量讓自己趨近體力的極限,除了每天的學習、玩樂、參與活動之外,不再有閒暇的時間去感受擔心、悲傷等的負面情緒。

雖然偶爾會想要停下不斷奔跑的雙腳,想讓時間就此凝結在這一刻。往往到了此時,才發現自己早已習慣奔跑的快感;早已習慣衝進下一條未知的道路,不管是我轉彎,還是其他人彎進來,當我們相遇,便彼此結伴而行,而這往往帶給我無限的驚喜與快樂。

但是,有相遇就有分離,最終還是會有說「再見」的那一天。有些人說了「再次相見」,就在半路轉了彎,走向不同的道路;有些人跑得比自己快,抵達終點前,說了「永不再見」,便緩緩跨越了終點線。同樣都是「再見」,後者卻叫人更難以啟齒。

如果我即將來到說「再見」的那一天,我要感謝每一位曾走進我生命的每一個人:

謝謝你們用愛與包容,完成我一個又一個心願;謝謝你們的努力與堅持,一點一滴地改變臺灣不友善的環境;謝謝你們的勇敢與用心,讓不被平等對待的人,享有相同的權利。

我相信,只要有愛與包容,再大的困難都能克服,即使是再殘酷的世界,也能化為天堂;即使是一去不返的死亡,也能坦然面對;即使是說出人生中的最後一個「再見」,也能勇敢的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