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安寧基金會首頁 > 回安寧照顧會訊首頁

安寧照顧會訊 第93期

之二 Assisi 安寧院 參訪亞洲版St.Christopher’s Hospice 文、圖|黃曉峰      [ 下載 PDF ]

APHC 2017 於我最大的收穫是,向曾引導台灣發展安寧的老師Dr. Bridge 與Dr. Shaw問好,也有幸遇見研究所教授Prof. Irene Higginson,向她報告台灣安寧現況。這裡提出三日議程中所參與的研討與活動心得,與各位同道分享:
 
「死亡前好好活著!」 
 
  「安寧緩和醫療不是僅為了準備死亡,還包括在死亡前如何好好活著!」如同安寧療護之母Dame Cicely Saunders 名言:「We will help you not only to die peacefully, but live until you die.」不只在兒童、青少年安寧如此提到,新加坡安寧協會slogan:「Living before Leaving」也這麼強調。

 
久違了,Dr. Rosalie!
Dr. Rosalie Shaw是APHN前一任執行長,巡迴亞洲各地位安寧團隊講課,是大家的好老師。
 
  過去一兩年來,隨著安寧緩和在急重症與非癌疾病的推動,加上病人自主權利法完成立法與實施前宣導,相信許多安寧同道都將關注重心放在「如何決策、如何溝通」或是「何時不予、終止或撤除維生醫療」議題上,安寧緩和療護所揭櫫「提升生活品質」的大目標似乎被忽略了!事實上,安寧最終目的仍在於:幫助病人與家屬好好活出每一天!
 
再度對安樂死 發出警訊與聲明

 
  在APHN 年會中,澳洲代表即對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省首席部長推動安樂死法案,憂心忡忡,擔憂再度引起各國仿效的風潮。APHN 主席、新加坡Dr. Cynthia Goh 重申兩年前在APHC 2015 閉幕演講提到的:「我輩對此議題不是採取『中立』立場,而是應明確表達我們的反對。」

久違了,Dr. Bridge!
身兼醫師與牧師的Dr. Bridge,曾連續多年風塵僕僕地自澳洲飛來,為本會培訓安寧靈性的種子師資;昔日學員如今多已獨當一面,對他懷念特別多。


  英國安寧緩和界大老Professor Ilora Finlay 女爵士在7 月28 日APHC 晚宴的特別演講中強調,亞太安寧伙伴莫不深受Dame Cicely Saunders 激勵與教導,如同她的那句名言:”You matter because you are you. You matter to the last moment of your life. We will help you not only to die peacefully, but to live until you die.”(你是重要的,因為你是你。即使活到最後一刻,你仍然是那麼重要!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幫助你安然逝去;但也會盡一切努力,讓你活到最後一刻!)Saunders 堅決反對安樂死,與Dr. Goh 一樣,Prof. Finlay 強調,我們必須有清楚的立場,拒絕治療是一項基本人權,尊重此權利並不等於支持安樂死
 
  臺灣安寧緩和醫學學會在前理事長蔡世滋指導下,上半年也由學會倫理委員會組成小組深入研究此議題,5 月20 日通過「『安樂死與醫師協助自殺』立場聲明書」,明確表達反對、並在將來不會參與、執行或監督安樂死處置。同時聲明提供緩和醫療、依法不施行終止或撤除維生醫療、尊重拒絕醫療權、提供緩解性鎮靜治療等,都不是「安樂死或醫師協助自殺」
 
 桑德斯精神 無所不在
中榮嘉義分院的安寧療護醫師朱為民,在會場為英國安寧療護學術教育重鎮、桑德絲研究所(King’s College London, Cicely Saunders Institute)所長、Irene Higginson教授,解說該院實施撤除維生醫療的現況海報內容。朱醫師和Higginson都參加了舊金山舉辦的高齡醫學研討會,二人搭同班機飛越太平洋,到新加坡出席APHC,旁為中榮嘉義分院的安寧護理長與護理師。

參訪Assisi 安寧院
 

參訪Asisi Hospice失智區病房。寬闊的公共活動區位於中央,病室在四周;這裡沒有護理站或櫃檯,畫面左上角玻璃門後是供工作人員休息、寫紀錄的空間。

  這次會議安排參訪新加坡Assisi 安寧院。這所由天主教修女所創設的機構歷史已經相當悠久,今年才剛在原建築旁擴建一幢六層樓新院區,病床數從37 增至85 床,包括5 床兒童安寧病區及一層16 床失智專區。每層樓的病房空間配置相仿,病室均朝外,有落地大窗,陽台可供輪椅進出,沒有護理站、櫃檯,工作站是一有透視效果的邊間。公共活動空間居中,十分寬敞,像傳統三合院,兩側還有較隱密的獨立談話空間。
 
  令人驚艷的是,在一樓地面、頂樓及兒童病房外竟然就有三個大花園,地面花園角落有一魚池,池邊還開放病人吸菸;這也應令台灣醫界跌破眼鏡吧!整棟建築的空間均經精心設計,不僅處處為病家設想,也考慮高齡化需求,不過,硬體設備不難做到,新安寧院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運作軟體,讓參訪者有所啟發。
 
  Assisi 並未開放病人自行門診掛號、入住, 而是經醫師或綜合護理署(Agency of Integrated Care,AIC)轉介;來到安寧院,基本上病人對治療方向已清楚,檢查需求也降到最低;因此,這裡不設檢驗室,護理主管說明,病人需輸血時,便轉回原醫院處置,不過該院最近已著手規畫輸血流程。
 
  至於護病比,一般病房白班四人,二位是Registered Nurse,一位是資淺護士,一位是護佐;兒童安寧病房五床,白班二人,大小夜各一。
 
Assisi的病床設施
醫療氣體藏在書後,與全台許多醫院的做法一致。


  單人房佔比相當高,不少人關切單人房與多人房收費差額,答案令大家跌破眼鏡;在這裡,病人住單人、二人或四人房,並非取決於階層或經濟能力,而是根據病人需求(according to needs)。該院從以前舊建築時代起,即謹守此一原則運作。記得當年參觀倫敦St. Christopher’s Hospice 時, 我也曾問過相同問題,答案完全相同。
 
  病人在專業人員與志工帶領下,多在一樓日照中心(Day care)活動空間從事藝術、音樂治療,病人接送則全由志工負責。

 
 每個病室外的陽台都可以容下輪椅進出。

  院方如何處理入住時DNR 簽署問題?院方告知他們並不要求病人先簽DNR 或確定病危時不急救的意願;如果病
家決定要CPR,當狀況不好時,就轉回原醫院急診室處置;而未簽署DNR 就入住的,住院期間,院方則俟機了解其意願與期待,絕大部份最後都未經CPR。
 
  自忖:Assisi 聘雇這麼多不同領域專業人員,為的是提供病人周全照顧,其營運成本應相當可觀;為此,該院每年針對不同主題與對象,發動四次大型募款活動,每次目標一百萬新幣,約合台幣2,300 萬元。
 
  聽了前述這三項,我跟帶領的主管說,他們是亞洲版的St. Christopher’s Hospice !如果讓我評分,亞洲安寧的第一名不是台灣,而是新加坡!
 
(作者為臺中榮民總醫院婦女醫學部暨緩和療護病房醫師)
 

本網站之文章歡迎分享,並且提供PDF檔下載;若需商業使用須經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Facebook上給一個讚....(more)

HFT Newsletter....(more)

安寧照顧會訊93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92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91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90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89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88期....(more)

安寧照顧會訊87期....(more)

安寧中文即訊....(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