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新聞剪輯 (2015年)

2015 APHC 亞太安寧療護會議 2015/05/01
安寧照顧基金會

記者李淑娟/APHC大會報導

「阿貴」是林阿嬤家養了多年的母豬,在五、六十年前那個艱困的年代,阿嬤為了撫養十個孩子長大,她買了「阿貴」進門,靠牠不斷生育小豬賣錢,給孩子念書繳學費;每次「阿貴」生完一窩小豬,阿嬤就每天用十個雞蛋為牠進補「坐月子」,通通給了「阿貴」,孩子沒得吃,抱怨連連; 阿嬤便正色地訓起孩子: 「你們不能抱怨,『阿貴』就是你們的「貴人」,沒有牠,你們連學校也進不了…。」

「阿貴」終究太老了,阿嬤最後並沒有將牠殺了祭五臟廟,而是讓「阿貴」壽終正寢,像家人一樣,在後院將牠埋葬,並令十個孩子集合,每個人對「阿貴」的遺體行三躹躬,謝謝這位「大恩人」。

這是有台灣「安寧療護之母」之稱的成大護理系教授趙可式,在今天開幕的第11屆亞太地區安寧療護會議開幕專題演講中告訴大家的故事; 趙可式說,這是多年前她接手照顧的一位病人林阿嬤,她罹患乳癌已屆末期,並已骨頭、肺臟多處轉移,由於不吃不喝,讓醫護人員為之束手,而請來同樣是天主教徒的趙可式幫忙。趙可式便在床榻旁為做生命回顧; 由於末期病人十分虛弱、說話氣若游絲,趙可式便告知另日再繼續,請她先休息;但林阿嬤堅持不依,一定要趙可式聽她把「阿貴」故事說完。

說完「阿貴」,阿嬤當晚含笑溘然長逝。 趙可式是以這個故事為她的講題「東方文化受苦的意義」為註腳; 她認為,儘管西方慣稱的「東方」亞太地區,其實是一個多元文化、多種族地區,大家對受苦都有不同解釋和意涵;但異中求同,不論是兩岸四地、馬、新、甚或日、韓,仍可見儒、釋、道文化影響。

以此來檢視臨床末期病人的疾病、死亡觀,確實有別於歐美;她強調西方講求以奮鬥精神,力戰疾病,但東方文化對此卻有不同解釋。 她以陰陽來詮釋東方疾病觀,認為陰陽是靠「氣」來運行、協調人體,西方人則稱之為「生物能」。氣在運行過程中,產生了中醫經絡、穴道說法,一旦「氣」不平衡、受阻,就會生病; 因此,練太極拳、針灸,都是為了補強氣場;藉氣,達到天人合一,才是健康狀態; 一旦死亡,陰陽分離,還諸天地,因此,我們以「斷氣」、「氣盡」來形容人往生。

趙可式指出,陰陽論強調和追求的是和諧,面對疾病與苦難,便以接納和平衡來詮釋;林阿嬤懸念母豬「阿貴」,一生感念,在說完牠的故事後含笑而逝。接著她又說了成大一位21歲女孩Bonny的故事:她因罹患罕見癌症,所有療法均告失效,癌細胞轉移全身而住進安寧病房。Bonny告訴可式阿姨,她21歲的人生旅途雖短,但承受了太多人的照顧與呵護,讓她的生命儘是美好而無遺憾;她無以回報,希望捐出所有器官,讓有人受惠重生。醫護團隊為這小女孩的勇敢與器量深深感動,但評估後發現,除了眼角膜,其它器官已不適合捐贈。Bonny卻不滿意,她填寫意願書,決意捐大體供醫學院教學用。

趙可式在她告別式後接到Bonny母親寄來她生前留給可式阿姨的信和照片;照片中是Bonny躺在解剖台天使般的遺體,她說,要可式阿姨從此到各地演講都能帶著她;她希望大家看到她都能體會:能活著,多麼令人羨慕! 而她也相信:別人也一定會羨慕她,小小年紀,卻有這樣機會,跟著可式阿姨到處幫助受苦的人。

趙可式希望藉Bonny故事告訴大家,疾病讓人受苦,人生卻難以避免;如果能從因果論或業障或基督宗教的順服天意、文化思考,了解受苦的意義,就能以不同態度來面對疾病、死亡的試鍊,讓身心得到和諧、平靜; 醫護團隊也應從病人的情境出發,以同理心了解對方文化和認知的衝突,建立互信,更能協助病家達到善終目的。

趙可式此一融合文化、哲學與醫療的演講,讓一千三百位來自世界各國的安寧從業人員與志工為之動容;在日本被尊為「安寧之父」的柏木哲夫甚至感動拭淚,有聽眾起立為趙可式鼓掌,久久不息。

每兩年舉辦一次的亞太安寧療護學術會議,今年是第11屆由我國二度主辦,昨起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