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

【蘇絢慧說再見】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
文/蘇絢慧(諮商心理師/作家)

z

照片/蘇絢慧提供

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的時刻來臨,原本就希望海葬或植樹葬的我,請別為我安排墓園。身體所在之處,並不代表靈魂的所在之處,請讓我的身體塵歸塵、土歸土。就以我的骨灰種植一棵我所愛的櫻花樹,象徵我的生命孕育出另一生命,豐厚大地;或是將我的骨灰揮撒在寧靜海面上,隨著風帶我飛向世界各地,象徵我的愛留在這世界。

這樣就好。

而告別式,就更不需要繁複。公開的葬禮,對我也沒這必要。倒是想開放我的故居一星期,給一些認識我、不認識我的朋友來我的故居看看我的生活,看看我這個人生前是過著什麼風格的日子,投入了什麼、鑽研了什麼、興趣是什麼。如果,朋友來追悼,想帶走一件我所收藏、所擁有的物品,請帶走吧!也許這樣比送一條毛巾、送一盒餐點更有意義。

一直想要我的原文書的同學們,記得來拿。

一直想要看我收藏的繪本的朋友,記得來拿。

一直想要我的愛貓的人,也歡迎你領養。

一直也喜歡貓的朋友,請帶走有關貓的珍藏品吧!

也許,那一禮拜間,就播放著我生前的回憶,我走過、停過、度過的日子,讓人可以看看我這個人一世的生活,與經歷過的足跡。

如果,我真的希望在此生有什麼被人提出來討論與懷念的,我希望,是我對於失落悲傷療癒工作的投入與努力。

我希望,在紀念的時刻中能放些我生前喜愛的自然聲音樂,不過重,不過於空靈,而是有細膩情感,卻不過於哀淒的樂曲。一切,都在音樂的流動中,讓人淡淡的回憶、追憶。可以的話,好友們,請你們就如以往一樣,在我的故居中談談我們的往事吧!聊聊我在你們記憶中的模樣。我的靈魂若同在,必會一同追憶。

如果,你們認識我,會知道死亡一直是我渴求的時刻,因我深信,自然的生命終點是我在世的任務已完成,而一生的勞苦也可以安歇的時刻。我從來不希望是苟活,我希望是痛快的活一場,痛快的感受、痛快的愛、痛快的領悟,然後,能夠寧靜、無悔無憾的死亡。

所以請別擔心放手讓我離開人間,是狠心的決定。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工的維生器佔據我的身體,禁錮我的靈魂。能夠在寧靜中如安沈睡般死去,是我最大的盼望。

我一個人來,我終將一個人走。但這走向死後世界的道路,我相信光與愛會指引我靈魂回家的方向。

在我有限一生,我感謝能在人生的路途中,遇到許多良善的人們,有著美好的奇緣,很棒的相會。我的一生真是與許多人會遇,分享著彼此生命故事的起落與悲歡,曾經一起流淚、一起笑、一起感受、一起靠近,也一起為這世界能有更多愛的流動與體會,付出過自己。我們都以無比勇氣,接納自己的恐懼,如實的走過生命的每個大小不同的關卡與挑戰。

這一份相遇的記憶,記得的人,無論我在哪裡,都將記得。

然而,不記得我的,即使再多的叨擾,也不會真的在他心中留下什麼。

所以,不要去叨擾那些匆忙的人來悼念我。我只希望,若最後有一個星期的悼念時間,我希望和真正將心帶來的人,有最後溫暖的相聚,然後道聲珍重別離。

那時,我的靈魂將會在你耳邊以風聲輕聲對你說著:我先走了,在世的你,請帶著我的祝福,繼續過完你美好的一生。謝謝你給過我愛與包容,謝謝你過我鼓勵與幫助。人世一趟,我們真的無法只靠自己,這一路有太多人的愛與支持,還有神的慈悲與療癒,讓人生雖有驚險,雖有波瀾,雖有跌落,但也總是還有看顧、保守與扶持。我們總在衝突與拉扯中,讓心靈真實的茁壯,也讓生命越多的沈穩與成熟。

在這要離去的時刻,我知道我們仍有不捨,也有因別離而忍不住哀傷,這是來自我們都曾真心付出過愛,也彼此相愛。我相信,這一份愛是永恆的。是當你在心中想起我們的相遇以及過去的記憶時,你的內心便會再次感受到在那些回憶中,我們是如此靠近與信任。

而我的靈魂會為你祈願,雖然我先行離去,但這份愛將繼續在你心中溫暖你,陪伴你走完你生命的往後旅程。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