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志工手札—幫我找「腳」啦!
天空藍/安寧病房志工

123

 

 

     從電梯走出來到11F病房的時候,小雪剛好坐在護裡站,就看著我說:「大哥人在裡面,狀況很不好,您可以進去看一下。」

當我看到福哥的時候,載這氧氣罩,一呼一吸當中,顯得相當的吃力,尤其是那喘息聲,真的非常的大聲,福哥兩眼緊閉,和之前那精神抖擻的樣子,真的是天壤之別。
隔天凌晨,福哥就不再喘了、不再痛了。

認識福哥我想應該是從他那『沙啞』的聲音開始的!因為《病痛》的關係,每每聽到福哥的聲音都是小小聲的,所以都必須靠著很近和他說話,這樣子他也才不會這麼累。

還記得快過年前的時候,我們到福哥家去居家時,福哥對我們有個請求。
福哥:「問我們有沒有空,來陪他打麻將啦!」
福哥:「對面的打太大了,若是玩不要打那麼大啦。」
福哥:「家中的麻將桌,買了也都沒用過,真的很想打ㄝ。」
我們笑一笑,回應了福哥。說著:「我們會回去找人啦!」
心中就暗自在想:「有哪些志工是會打的呢?」
而我也邀約著朋友會打麻將的,若是有空可否也一起參加呢?

過年後沒多久,大哥因為發燒陸續又住進了病房兩次,去探望福哥的時候,我看他一邊在休息、一邊聽著錄音機,我就在旁邊看著他。沒多久他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我,笑了笑,「問我怎麼會來醫院呢?」
我回答:「因為我今天要去居家,所以要來啊!」
他馬上又問:「明天(星期五)有沒有空啊?」 
我回答:「不知道ㄝ,應該是有吧!心中想,好像和同事約好要看電影。」
他就說:「那明天來打麻將好嗎?我好想要打喔!順便幫我找〈腳〉啦!不然人不夠沒辦法打啦!」
我聽到後,心中當然是說好啊!但還是要病房同意。
剛好小慧從病房經過,趕快跟她說:「大哥明天要打麻將,叫您去找腳啦!」
小慧竟然馬上回答:「好啊!大哥這事交給我,我趕快來找腳,明天來開打。」
福哥又再確認:「一定要喔!不要又臨時取消喔!」

隔天下午,要和小慧去太平作居家服務,一路上她就用電話和志工大姐再次確認晚點打麻將的時間,並也叮嚀著我:「今天的時間要注意,因為傍晚跟福哥約好,要回醫院打麻將。」
到了醫院,一切都已經就緒了,就開戰啦!

我從國中畢業後,就沒有再打個這種實體麻將了,所以就在旁看著大家玩,卻一點都不無聊,因為大家打的都挺有勁的。但是卻沒辦法跟上福哥的速度,所以有的時候都還會被大哥給催促!沒多久,沒想到因為有人有事,所以我這「小腳」不得已也要上場了!
雖然我對電動玩具的麻將是很有興趣,但是要坐上抬面,開始洗牌、堆牌、摸牌、打花、算抬…,回首曾經,那已經是15歲年少輕狂的事啦!所以不熟悉的連摸牌的方向和拿到花要補花的地方也拿錯了,馬上就被福哥給糾正,「是那邊啦!拿錯方向了啊!」天啊!我的內心壓力好大喔!我可不可以不要玩了啊。

但內心突然浮現了一個念頭,若是打麻將也算是「安寧療護」的一環,那我真的有重新學習的必要,或許,很多病人、家屬和志工的溝通管道,就是透過打麻將開始建立的。所以,告訴自己,放下當初說不要再打麻將的堅持,重新再學習打麻將。
 
或許,傻人真的有傻福吧!我在剛開始玩的幾局,就連續自摸兩次,別人放槍一次,哈~連大哥和志工大姐他們都覺得是不可思議。後來,有一個家屬的老公,坐著輪椅也進來看我們打麻將,但感覺他似乎非常得技癢,兩眼非常專心的注視我們,於是我們問:「大哥您要不要打呢?」
大哥他慢慢的回答:「好啊!」,馬上讓出一個位置讓大哥參與。

看著那時的畫面,福哥帶著點滴架來這、另外一哥大個坐著輪椅來,和兩個志工、幾位家屬、幾位護理人員和醫生,多麼和諧又歡樂的「安寧療護」。就這樣,我們花了快四個小時的時間才打完了一輪。
 
沒想到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為了不讓病人太累,我們須暫時結束,但福哥的興致不減,邀約著我們繼續玩,這次換打四色牌,我想這也是福哥很有興趣的娛樂之一。但護士們和福哥說這樣他會太累,福哥才放下了,我卻可以感受到福哥那有點小失落的神情。

就這樣,這是我們唯一一次和福哥打麻將,也是我們最後一次。過程中的歡笑、福哥那專注的神情、打牌老練的經驗,和他攙扶著點滴架走進去娛樂室,那堅持就是要打麻將的態度,現在回想起來,對福哥的印象,就是他的笑容都總是掛在嘴邊。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