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隨筆

外籍照顧者之悲傷層面
民眾醫院 安寧居家護理師 陳淑貞

      y-1         y-2          y-3

從事安寧居家護理工作,在外奔波行走多年,參與許多家庭的照護方式。現今社會家庭結構,以小家庭為多,許多病患罹病了,家人耗竭心力後,實無法妥善照護他們最親近的人,因此申請外籍勞工協助照護工作日益增多。而外籍看護又以女性為主,她們從這一家換至這一家,被仲介安排著,毫無間斷。而會更換家庭多數是被照顧往生了,任務達成了,很快被告知打包行旅,匆匆往另一家庭報到,有時來不及喘口氣,馬上又投入新的環境及陌生的人事物。

艾拉年36歲,印尼籍,與她接觸是年86歲的趙伯伯罹患胰臟癌,經過16小時之大手術,趙伯伯身體不堪負荷,手術後元氣大傷,進食、身體清潔、上下床皆需人照料,趙媽媽體力無法日夜照護。於是艾拉來到趙家報到。她上一位雇主剛好往生,她還來不及擦乾眼淚,還來不及轉換心情即被安排該日晚上即到趙家報到。

初見她一臉的漠然,但照護趙伯伯卻很用心。有時志工會隨我去探視趙伯伯,志工年輕有活力,見艾拉細心又勤快,雖無笑容卻對艾拉稱讚有加。艾拉很快收起冷漠的表情,開始有了笑容,趁空檔,與她談談照顧上一位阿公往生後之心情。

艾拉立即雙眼泛紅,抽噎著,來台兩年,她已經照顧過三位生重病的老人家,皆在她手裡往生,年紀輕輕就面對那麼多起死亡,雖不是親人,但每一位她都全心全意的照護。

她照顧阿公5個月,阿公的媳婦不准她到客廳,被限制在廚房後一小房間,因此艾拉日夜不間斷的與阿公在小房間裡。艾拉非常任命且單純的將阿公照料的非常乾淨,為阿公做肢體的被動運動,按摩酸痛的身體,艾拉會以輪椅推阿公出去公園曬太陽。因此阿公開始依賴起艾拉,會關心艾拉,要她多休息,兩人幾乎是相依為命的。

可惜,阿公的生命很快走到盡頭,艾拉心中有太多不捨,她知道阿公走後,她不知又會被安排到哪裡?因此,雖然在阿公這裡,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卻得到阿公的信賴與長輩的關懷。他看著阿公不吃不喝終至呼吸停止,五個月相儒以沫的情感,全部心力、感情投入,人非草木,算一算已四位了,她心中的悲該如何釋放?她心中對生命的衝擊該如何調適?沒有人注意她心中的悲,從無人關懷過她心中也有許多的哀、無奈與不捨。

因此,她必須收起赤誠的心,她本想就盡心照顧病患就好,不再放入全部心力。但遇到趙伯伯與趙媽媽,他們待她極好,見艾拉勤快又用心,將趙伯伯照顧得十分好,舉凡全身皮膚按摩,拍背,訓練走路,餵食皆十分的用心。趙媽媽十分高興,相對的,趙媽媽對待艾拉如同家人一樣,為她準備喜愛的食物,為她買輕便的衣物,如夜裡趙伯伯睡不好,艾拉亦整晚無眠,隔天趙媽媽會叫艾拉去補眠,由她來看護。

艾拉感受到她們的愛與關懷,更加用心的看護趙伯伯。趙伯伯的病情是隨著時日進展的,三個月,艾拉照顧三個月,趙伯伯即十分安詳的往生,一些痛苦、喘都沒有,我們看在眼裡,十分欣慰,走的這麼好是善終,因有準備,兒女適時守在床畔。向他道謝、道別,要他放下,放心的離去。伯伯還輕輕的點頭,隨即離世了。這是何等的莊嚴殊聖,所以我們為趙伯伯高興,自此遠離所有病苦。

但是艾拉呢,她不了解生命是有期限的,尤其是癌症末期,依部位大約知道生存期有多久,自收案即開始準備善終。但她意識到,生命又再一次被抽離,她傾所有的心力照顧。我們為趙伯伯助念,艾拉在一旁,淚流個不停。我知道,她必須有個出口,她重情重義,每一個她照護的對象,她都當成是她的長輩。

我上前抱住她,讓她靠在我的胸懷,告訴她:妳將趙伯伯照顧得非常好,趙伯伯才毫無痛苦且走得這麼順利,因為妳照顧得這麼周到,讓他每一日都有好的生活品質,妳非常的棒耶,我確定的肯定她。艾拉擦乾眼淚,問我真的嗎?我鄭重的點頭,她隨後告訴我,阿公昨天有向她說謝謝。我立刻讚嘆的說,真棒! 阿公知道他要離開了,他感受妳照顧的那麼好,他定要向妳說聲謝謝的,阿公肯定妳,趙媽媽也多次肯定妳的。她的臉上有了笑意,我知道有人肯定她,她的工作有了價值。

我重新調整情緒,繼續為趙伯伯助念,她也隨我坐下,因為此刻辦理趙伯伯後事,她幫不上忙了。她心神和一的專注的為趙伯伯禱告。事後她告訴希望趙伯伯得天主庇佑,到天堂去。我向她比聲〝讚〞,她非常的開心,準備到下個雇主家去。 果不其然,趙媽媽想多留艾拉幾天,當晚,仲介公司即派人來接艾拉了。這樣子情況,我有些愕然,來去如此匆匆,未及向她道別,即已踏上命運的轉軸,不知下一站又在哪安身,新雇主會對她好嗎?將所有掛念放心中,祈求天主庇佑她往後是順利平安的。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