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講堂

不,能說的秘密
謝玉娟/奇美醫院柳營分院社工師

p6-8_01

83歲的陳阿嬤因身體不適入院,經過一連串詳細檢查後確診為胰臟癌合併肝、肺轉移,考慮阿嬤的身體狀況及年紀,醫師建議接受緩和醫療,由於事發突然,家屬毫無心理準備,又擔心阿嬤承受不了事實,要求醫療團隊只能告知是胃潰瘍,絕不可向病人提及實際病況。

這樣的例子在醫院裏到處可見,醫療人員尊重家屬的預期擔憂與要求,不敢冒然直接告知病人病情,配合演出的結果,重病末期的事實變成了醫療團隊、家屬對罹病者不能說的秘密。

◎不能說的理由千百種

對於病情,病人有權利『要知道』或『不要知道』,但『要告知』或『不要告知』,卻常在家屬要求不能說的情況下陷入兩難。綜觀家屬不願告知病情的理由不外乎:擔心病人無法承擔事實、因病意志消沉、失去希望、自我放棄、不願配合治療、怕自己無法面對病人的情緒…等等,種種原因讓家屬害怕、不忍也不願向病人說出實話。對家屬而言,這些擔心絕對是正常又自然的反應。然而,我們如何肯定病人在經歷許多檢查、治療、不斷出現的症狀、以及旁人的反應後,胡亂猜測、懷疑的念頭不會在心中發酵?套句病人常掛在嘴邊的感嘆:「自己的身體,奈ㄟ沒感覺?!」

◎到底是誰的困擾

說與不說之間充滿矛盾掙扎、告知的利弊難有明確的衡量、怎麼說都有不周之憾,這些苦煎熬著家屬的心。難有依歸的同時,也許我們可以試著靜下心來問問自己,到底是病人不能承受事實,還是家人無法承受事實?到底是病人會意志消沉還是家人害怕、不知如何面對病人可能出現的情緒?

◎病情,為何要說

一眛隱瞞或避重就輕的同時,我們有沒有可能也讓病人失去把握人生最後時間的機會?病人對自己的身體狀況終究有自知之明,知道病情也許會讓病人情緒一時沮喪,然而,在醫院看到更多的例子是,對病情不再閃躲、隱瞞後,病人和家人、團隊人員間,反而更能真誠的互動。站在醫療團隊的立場看待病情的說與不說,除了病人主動表示,不想也不願知道病情外,對病人欲知權利的尊重是我們應該努力維護的價值。對於病情的告知,我想,我們應試著跳脫「要或不要」的爭論,朝向『要如何告知』來思考,以減少家屬的擔憂和可能帶來的衝擊。

 ◎病情,要如何說

安寧在台灣也已20年,前輩們開疆闢土、血淚換來的寶貴經驗告訴我們,『病情告知』是一項充滿人性關懷、同理的溝通技術,是藝術,是需要學習的。無論是醫護人員或家屬,進行病情告知之前,須先充分溝通、取得共識,並了解病人的人格型態、知識背景、過去處理危機和挫折的經驗、人生哲學或信仰、支持系統等,以幫助我們對病人的反應有較適當的評估和照顧。如何進行告知?前輩們運用『六何法』(5W+1H)歸納了幾項指南提供我們參考遵循。

為何告知(Why):先釐清及評估告知病情對病人的益處為何?最重要的是,確定病人是否想知道病情。

告知何事(What):先弄清楚病人已經知道多少?還想要知道多少?並非將一堆實情硬塞給病人,而是看病人的反應及需要,再來決定告知的內容及範圍。

如何告知(How):避免以粗糙、直接的方式傳達給病人。告知時態度誠懇,用委婉的方式以及病人可聽懂的話,由少而多、由淺至深,循序漸進的說明,過程中加上適時的保證、適當的希望支持,並且隨時察言觀色、體會及關懷病人的感受。

何人告知(Who):告知者是病人信任的人,這些人可以是家屬、醫護團隊人員、法師牧者等,亦可由這些人一起合作告知。 

何時告知(When):可在病人主動提問、或對病況有疑惑時,通常會等待病人踏出第一步,或在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進行。

何處告知(Where):不被干擾,可保護隱私、讓病人安心、抒發情緒的地方。

我們過鐵路平交道時,為讓火車放心通行、平安通過,停、看、聽是必須遵守的規則,病情告知也是如此。為讓病人能寬心、心裡平安,告知的過程也要『停、看、聽』。亦即,隨時『停』下來,等一等病人的反應;用心『看』一看病人的表情、體察病人的情緒;『聽』一聽病人的感受。

家屬對病人知道病情,有許許多多擔憂,儘管如此,如果告知對病人的善終是有幫助的,家屬和醫療團隊都該盡力一試。透過醫療團隊的協助,事先一同釐清告知的益處和必要性、討論告知的方式、擬好各種應對方法後,告知病情對家屬而言,不再是『不能說的,秘密』而是『不,能說的秘密』。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