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講堂

人生的補體素 ~ 內在的自我關顧
劉景萍/馬偕紀念醫院安寧病房護理師

worship

真心的面對 

內在的自己,我是誰?

深處的靈魂,去哪裡?

嚴肅的面對 

生命的長短,為什麼?

生命的價值,存在的意義?

看開了,生命的長短

擁有了,生命的價值

- 取自 李俊彥詩集 「生命的長短」

     從小在教會主日學、青年會裡,修女、修士、神父帶領讀聖經及分享後,印象中常被問到「我是誰?」、「生命的意義」、「天主如何與我溝通」,多麼神聖的問題與思考,在單純年輕歲月中,印象中團體的朋友們不假思索就滔滔不絕的分享。進入工作職場,因為工作性質逐漸淡出教會團體,這些人生的問題似乎也慢慢從我的生活中出走。

     10年前,剛擔任護理長的時候,一個諾大的病房看似有規模的經營,年輕又無主管經驗的我,似乎每天有著不同的臨床、人事、行政問題的挑戰、學習與成長。當每日忙碌的工作,而自己探訪病人成為每日晨昏定省的「常規行為」去關心病人,總會有冷不防的一些事件督促改進自己不當的心態,記得某日一位病人問我,生命價值與意義在哪裡?…(無言以對),三秒鐘後病人更犀利的問,你每天遇到病人的死亡,你應該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吧要!…我…。卻在那同時,我敬愛的神父罹患肺癌,看著那看似健壯的身軀,為著重建的教堂奔波募款,卻又面臨教友的微詞,錢不夠,就跪於教堂前靜靜的禱告、唸玫瑰經,當他倒下的那一刻,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我難以理解、更難以說明。 @那時,對於生命,我似乎沒有認真思考,沒有時間停下腳步觀看自己歷程,逐漸成為一個忙碌、盲目、茫然的「工作」人生狀態。為著五斗米而折腰的現實生活中,不斷與時間賽跑,不斷與評鑑競賽,不斷為成長努力,忙、盲、茫的生活成為一種人生的苦難。於臨床服務過程,有些病人會說著「辛苦了一輩子,才剛要卸下家庭重擔過過好日子,如今…」。在競爭的社會主義下,似乎我只學習到付出的努力須以結果衡量其價值,如果死亡只是醫療的失敗,那生命努力的過程意義與價值是…?於每次前去掃墓或參加追思禮儀,我常想現在躺在地下的每一位朋友,不都是為自己生命認真的活著,或許我都覺得時間太短了…,心中出現無限的感傷,也或許是如此,讓我照顧年少的病人時有著不捨與沉重。

     或許隨著年齡、生命經驗的增長,對於「生命、死亡」有許多更為靠近機會與思考,在工作下班後也常想我的靈性是什麼?如果工作是一件讓我沉重不堪負擔,為何我卻繼續在此工作?或許是難以說明“意義”。 細想工作過程的感動,常發生在每一個艱難的過程,例如身患重病的病人對生命的熱誠,忙碌的主管仍然有對護理的熱情,敬愛的神父到生命最後的一刻將天主的愛祝福給教友,每一個感動似乎有著一個特質,那是對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信念,以不同的方式堅持及行動,並願意將此分享、傳遞給他人,過程或許忙碌、艱辛、受傷、難過,但卻是忙的開心,且歡欣於繼續投入這熱愛的領域。而我呢?能繼續存在於此份工作,深信與宗教有著很深的關係,耶穌說「你們對我小兄弟所做的,就是對我所做」(瑪25:41),透過工作能給病家多一些的關心、貼心,在他們徬徨無助的時候有「依靠」的安全,彼此的關係不是只有「我分享給你」,更有「分享或照顧予我」的愛,是「心領神會」的過程,這或許就是我最大的安慰與繼續力量。

     也許我們忙碌之後,又會再次的迷失自己,關顧內在的自我成為一種無法靠近的奢侈,或許又再次淪陷於生活的苦難中,誠如Dr. Bridge於97年的靈性照顧研習會所分享,苦難是靈性成長的必經之路,生命的長短亦不是我所能控制,但所熱愛的若能堅持繼續,或許上帝會給我們休息的機會、驛站,在某個時間點上停下腳步,發現苦難成為補體素,成為未來旅程的基石,人生走的更為寬廣、踏實,或許曾經的所有存在會是自己的幸福與意義。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