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時事.話安寧

看日本強震海嘯
賴明亮/國立成功醫學大學教授

jp_tsunami看著電視,鏡頭呈現的畫面,正和不久前看 “Discovery” 介紹的東南亞海嘯如出一轍,只不過地點是在日本。天地不仁,以眾生為芻狗的悲憫之情油然而起。災變中不幸罹難的人,哪一個沒有父母子女,而天人永隔,生離死別,竟是這樣突然降臨。許多人早晨起床時,永遠也沒有想到那是他最後一天見到朝陽,在和家人道別上班上工上學時,更不會想到和揮手的人是最後一回見面,不止逝者可能有諸多想做的事來不及而抱憾,生者亦是在無常之中戰慄,一個人要如何在這樣一個無所立錐的天地間立足呢?

日本人守秩序的精神令人敬佩。天災或可違,人禍不可活。想到當類似的災禍發生在國內時,民眾會如何反應,就會有些不安。我們的人會不會像他們這樣規矩排隊領生活必需的飲水和其他資源?或是就像世界上許多災變場所的掠奪搶劫?近廿年前了,黑澤明拍過一個「夢」的電影,六個小故事中有一個是垂死的政客和一個無辜的民眾告解;雖然以前就知道核電廠的危險性和核戰是相當,只為了財團和政府的利益而強力在國會中運作使其通過;導致核電廠因失控而全國淪入致死輻射範圍,終於導致滅國滅族。戲猶在目,而不幸部分成真。近日有報導指出,福島核電廠半徑30公里內,短則十年,長則廿年是不適合居住的,台灣島南北才四百公里,山多平原少,這樣的核電廠興建方式不論天災人禍,會不會到將來無處可居?在經濟成長(尤其當核電使用率尚小時)和永續綠色經營之間如何平衡,我們的百姓應該發揮更大睿智,來督促並導引政府進行合宜的規劃。

網路上不少如何整理逃生包的文章,誠然有備無患是好事,電視台也趨勢播於一些日本利用戲劇、卡通寓教於樂的社教情況。如果把焦點拉回到我們身上,就得自問,我是否有充分的準備來面對無預期的災禍。快兩年了,當自己生病在醫院治療時,躺在床上看著雪白的天花板,當麻醉藥的效果逐漸褪去之後,想到自己的病,想到自己活著到底為了什麼?如果這回合真的沒撐過去,會不會有什麼事沒有完成而不甘願?苦難常迅而掩至,令人措手不及。而身體及心理的重大打擊,卻常是逼我們去面對人生價值何在議題的最佳媒介。有時迅雷不及掩耳,像本回災難第一時間就棄世者,根本沒有機會好好思維。如我們這樣的旁觀者,心痛之餘,迴光反照自己,宜做好面對生死大患的準備方為上策。在身體上,如何脫離代謝性三高的陰影,如何避免自己身陷危險境界的安排;在生理上,如何培養自己化解憤怒、焦慮、憂鬱、哀傷,乃至嫉妒、爭利、短視、好勝的情緒和行為;進而在社會層面上實現志願安排後事的準備;終而透視自我存在的價值,彰顯個人生命的意義;這些林林總總,是需要時間和精力去安排的。平素或是偶或念及,如果不能以前車之覆為我鑑,及早考量有所作為,則在面對無常時,不論實呼負負或書空咄咄都是無濟於事,空負此一寶貴身軀。願以此和眾生共勉。

* 本網站之課程內容、講義、文章之版權所有, 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若需使用須經作者及本會授權同意,並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
文章賞析
文章標題 作者 日期
心靈傷口的漣漪
李佩怡/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2009/12/14
活出生命的美善,安寧告別人間

張淑美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2009/12/14
「悲傷過度」與「度過傷悲」
吳惠慈/東海大學 2009/08/01
從鳳飛飛喪夫談-「喪親」的意義

李閏華/馬偕紀念醫院 2009/08/01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