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媒體

堅叔瞭望台/做自己的主人
黃勝堅

坊間許多書籍教你如何賺到第一桶金,但很少書告訴你,生命末期你想要什麼?該如何面對人生最後的階段。

義大犀牛總教練徐生明日前因心肌梗塞撒手人寰;在此之前,他出席安寧基金會活動,為自己做了一個決定,簽下「預立醫療自主計畫」(Advance Care Planning,簡稱ACP)。他說,希望自己面臨人生終點時,能好好離開。

當徐生明心肌梗塞倒下的那刻,家人緊急送醫急救,最後仍回天乏術。與先生一樣也簽署ACP的徐太太,跟一旁的女兒說:「爸爸生前有簽ACP,所以我們要幫他完成心願。」

女兒頭頭點,同意醫師不再做其他醫療處置。徐太太私下告訴友人,「如果我不放手,把徐總搶救回來,讓他變成植物人,他會恨我一輩子。」

多數人跟徐總一樣,打從年輕就開始計畫自己的未來,要做什麼工作、過怎樣的生活、何時退休等;但是,沒有把生命末期照護,列入人生計畫,以致生命末期無法做自己的主人。

徐總是真正的勇者,他在身體健康時,就跟家人說出自己的想法,這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及對家人的愛,同時也需要家人及醫護人員在他生命最後階段,尊重他的意願,才能從容謝幕。

很多人忌諱談生死,但對於生死不聽、不說、不看,死亡不會因此而不發生;既然生死無法避免,我們應該為未來做好準備。「預立醫療自主計畫」從「要聽、要說、要看」開始。

ACP是每個人都要做的照護計畫,無論是健康、多重慢性病人或是病重的人,都可以為自己未來的健康照護做準備。ACP不只是一個計畫,也是一個與家人互動討論的過程,可充分思考自己對人生盡頭的價值與信念。

然後再依據自己對生命的價值與信念,選擇生命末期自己想要和不想要的醫療照護方式。ACP所有討論的內容需被記錄成「預立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而且可以隨著每個人的需求,定期回顧與更新。

預立醫療自主計畫的制定,可以讓醫療人員、病人、家屬了解彼此的意願及想法,依照我們的計畫並尊重我們的選擇。它的內容包含個人基本資料、個人的醫療處置意向(病人末期的醫療處置或維生治療方式、器官捐贈、施行心肺復甦術或不施行心肺復甦術、醫療委任代理人及見證人簽署)、擬定身後事(訂立遺囑)。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時報周刊1856期)





 
 


您也可以點選這裡觀看之前會訊....(more)













進行網站內搜尋